字体大小

背景设置

白天夜间浅粉护眼青春

第3章 忽然消失的父亲3

虽然奶奶不喜欢电子产品,但好在这老宅院的大门是安了密码电子锁。因为奶奶随着年纪的渐长总免不了丢三落四,时常出门后落下钥匙,经历几次穿越小半个城市前来给奶奶开门送钥匙的事情后,妈妈和二姨可费楠不顾奶奶的不喜欢,坚持将大门从前的锁匙换成了一套最新型的密码指纹锁,这样就再不用费送钥匙的麻烦功夫。

费俏输入密码推开院门,见到院子里因为台风而东倒西歪的花架,屋内亮着灯,但却没有半点声响。

“妈……”

“奶奶……”

费俏和费可栖在院子里开始唤人,一左一右的朝两个方向找开。费俏穿过中堂客厅后转至后院,到达奶奶的卧室外,见到门开着,屋内依旧是空无一人,倒是地面上的几个泥脚印吸引了她的注意力,以及床上凌乱堆累着的被褥。

“妈……妈……你快来……”费俏慌了,比看到窦建华的久书时更慌,一时间立在原地都不敢动,只能扯着嗓子冲院子另外一头大喊。

奶奶是个非常讲究的人,生活范围内的一切都是干净得纤尘不染,摆放更是有着严格的规矩,向来考究而细致。不叠被子或许只是件小事,但却绝对不会发生在奶奶身上,而地板上的脚印也绝不像是奶奶能容忍的存在,更何况那脚印明显不是属于她的。

费可栖闻声赶来卧室,站到门槛处一看屋内的情况,也就立即明白了费俏惊慌的由来,她踉跄着摇晃了半步,一手撑在门框上,一手捂住自己的胸口,只感觉到一阵窒息上头,几乎不能正常的思考与接受眼前的情景。

“叮铃铃……”

“啊!”

一阵手机来电从费可栖的口袋里传来,正被惊吓得走神的她立即发出一声尖惊,似乎本能式的从口袋里掏出手机,又因为手滑不稳而摔掉到地上。手机镜面立即碎出许多细裂纹,好在手机功能倒还是在,继续在地上响着。

费俏走过去弯腰捡起手机,见到来电备注写的是“烦人精”,她就知道这是二姨费可楠。费俏接起电话还没来得及出声,那头的二姨费可楠就先说了话,没有礼貌的寒暄问候,而是单刀直入的先发制人直抒来意,虽然语气算不得咄咄逼人的冷洌,但也绝算不得热情友好,更像是一则平淡的、出于公德良俗的告知。

“大姐,通知你一下,妈病了,现在第三人民医院,有空来看看。你要是没空,就当我没说,我也能照顾。”

“二姨,是我。”费俏有些尴尬地出声。

听到是费俏的声音,费可楠的声音顿了一下,然后就缓和了许多,像是终于有些阳光温度透过云层照下来,多了些人情味儿。

“原来是俏俏呀。是这样的,你奶奶昨天傍晚不舒服,邻居打了电话给我,我就把人接送到了医院,就想告诉你们一声。”

“奶奶怎么样?”

“昨晚送来就做了个小手术,这会儿正在休息,医生说情况已经稳定了,你别担心。”

“嗯,那我现在赶过来。您守了一夜吧,过早了吗,要我带点吃的过来吗。”

“不用不用,费娇待会儿也会过来,她会带早餐。”

“好。二姨,那待会儿见。”

费俏与费可楠结束了通话,也终于放下了挡拦着妈妈费可栖的手,并为了防止她冲动之下拔电话回去,顺手将手机塞进自己口袋内代为保管。因为就在刚才费俏与二姨费可楠通话的功夫里,费可栖就一直想要夺过电话。

“这个费可楠,把妈接走了都不提前说一声,她几个意思……”

“唉呀,妈,都这个时候了,你就别计较这些了。现在知道奶奶在哪儿,咱们赶紧过去就是了,您难不成还想隔着电话跟二姨吵一架不成。”

费俏一边劝着费可栖,一边考虑到奶奶去医院得急肯定没带换洗日用的东西,找来一只手提袋开始装些日常会用上的东西物件,经过梳装台时看到那里整齐摆着的一排香水,考虑到奶奶的精致与讲究,就又顺手挑了瓶最小支的放进袋子。

拿香水时因为手急不小心撞翻梳装台上的小摆件,一只放置在上面的怀表掉下来,俏赶紧放下袋子去捡怀表,看那表的款式显然是个老物件,就担心可能摔坏了。

翻开表盖来看,好在表镜都完好无损,但是表针却是固定不动了,而令费俏忍不住多看一眼的是怀表内盖上的人物小像。那是个微笑着的美丽少女,耳下戴着珍珠耳扣,脖间戴珍珠项链,穿着对襟式的上衣,梳着当时年代流行的发髻,费俏认出这是年轻时候的奶奶。

在费俏的认知里,奶奶是个颇有些神秘色彩的人,她已年过八十,但却依旧活得一丝不苟,每天都将一头白发梳理得一丝不乱,面容温和,手指干净,出门散步与买菜时也会专门换上一身衣裙,涂上一些提升气色的口红,再配上一两件小小的配饰。

费俏对优雅这一词的最早理解就是源于奶奶,从她的身上,费俏自小就能感受到一种温柔与坚持,还有从骨子里透出的优雅从容。所以费俏一直坚信奶奶这样的气质与风度,必然是出自大家之后,或许自己家朝上推几辈儿能算是个名门,自己也算是个名门之后,只不过是没落罢了。

“妈,奶奶以前应该是个大户人家的小姐吧。”费俏一边将怀表放回原位,一边提着东西离开时顺口问到。

“也许是吧,不过那个年代大户人家可不是什么好事儿,要遭罪的。你爷爷的事我都不知道几件,就更没听你奶奶多说过上一辈的事情。”费可栖不以为意地回答着朝外走。

“哦。”费俏提着东西随后跟上,穿过厅院出门。

费俏没见过爷爷,只从奶奶的讲述中知道他曾是位颇具才华的工程师,那时候妈妈费可栖还不懂事便没有记忆,后来奶奶收养了一个女孩就是二姨费可楠,本想着再生个儿子就儿女双全,但只可惜爷爷身体不好,年纪轻轻就病逝,只留下奶奶一人独居。

  宝宝们,友情提醒:建议您点击右上角“用浏览器打开”,然后加入“我的书架”,不然下次找不到咯~
  也可以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号“迷鹿有书”,更多深夜读物等你戳O(∩_∩)O~
    宝宝们,友情提醒: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号“迷鹿有书”,不然下次找不到咯O(∩_∩)O~
为方便下次阅读,请务必收藏本站!
追书攻略,三选一:
1.百度搜索:迷鹿小说网,进入站内搜索数字“32143”
2.点击本页面右上角的“…”然后选择“用浏览器打开”,并加入书架
3.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号“粉瓣”,发送数字“32143”~还有每日红文辣你眼睛!
点击咨询QQ客服>>
2023/2/3 7:36: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