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背景设置

白天夜间浅粉护眼青春

第2章 忽然消失的父亲2

“我先给警察打了电话,想报警,他们说有留书出走,又没有表明有危险倾向,就只能算是个人意愿不构成动用警力的条件,而且这也没超过二十四小时……你说这大风大雨的,他能去哪儿……”

费可栖搭在桌边说着自己已经做过的尝试,费俏再仔细看了一遍留信,没有头绪后只得先放下,去给费可栖倒了杯水让她先缓一缓,先稳定情绪。

“妈,你先别急。也许……也许爸爸是去奶奶家,回了老宅了呢?”费俏想了一圈,想到了唯一的可能性。

闻言,费可栖的眼睛亮起来。

“对,我怎么把这茬给忘了,你爸他没别的亲戚朋友,可以回家呀,没准儿真是回老宅了呢。。”

“这时候太早,奶奶应该在休息,雨也还正下得大。妈你去睡会儿,我们天亮后回老宅去找爸爸。”

在费俏的软磨硬泡下费可栖总算是吃了半片安眠药后去睡下,费俏也有些精疲力尽,靠坐在沙发上握着窦建华的留书陷入疑惑与沉思,这到底是哪一出?

仔细回想他们一家三口的关系,虽说母亲费可栖因为从小被奶奶宠着,一直有些娇气,如今年过半百还有些许的“公主病”,为人有些敏感,占有欲也有些强,脾气上来时还会嘴碎唠叨,但大的方向来讲父母二人的感情一向很好。

甚至,正因为父亲早年曾是孤儿的身份,形单影只,无牵无挂,后来有了母亲这样一个唠叨、且事无巨细处处掌控的妻子,他还颇为受用。能更真切地感受到家庭的牵绊,令父亲安心,所以从未有过任何不满。怎么就忽然决定要出走,又挑在这样一个风雨交加的日子。

费俏一遍遍看着信纸上的那两行字,语气和平,态度温软,一如平日里那个谦和少语的父亲形象会说的话,她实在看不出太多头绪,直到也渐渐抵不住困意睡过去。

似乎刚闭上眼睛的光景,手机忽然响起铃声,吓得费俏立即抬头睁眼,见到是一则未知来电,她接起来后听到是一个陌生的男声。

“你好,我看到了你的留言条。”

“哦,你是那辆黑色车子的主人吧,不好意思擦撞到你的车,我会赔偿的。”

“没关系,我看了一下,也是我自己回来时没停规范,要担一半的责任。”

“我今天不在家,先留个联系方式,回头我们再约时间当面协商。”

“好。”

费俏刚想要结束通话,电话那头的人又让她等一下,挽留了一句。

“等一下,这件事就先这么定,还有另外一件事。”

“嗯?”费俏不解。

“你的卡包……应该不在身边吧。”

男声有些试探与疑惑地询问,费俏愣了一下,随后起身离开沙发走向墙边的挎包,翻看寻找自己的东西,果然发现随身放置各类卡片的小卡包不在其中。

“费俏……是你吗?”男声询问,显然对方抽出了证件看到了自己的信息。

“是我,您是捡到了我的卡包吗。”费俏有些尴尬无奈。

“嗯,应该是的,费老师。”

听到对方叫自己费老师,费俏完全确定他是捡到了自己的东西,还看到了自己的工作证件。那声“费老师”被一个磁性又温吞的声音唤出,尾音又莫名的有点稍稍上扬的俏皮,不知怎地就令费俏莫名的有些脸红。有极短的瞬间内,她萌生出一丝好奇,这是个怎么样的人呢,是什么年纪,什么身份,什么样子?声音倒是颇有特点的令人喜欢。

“我会先替你保管,如果你等得及就明天还给你。如果等不及,你可以来我上班的地方来自取,我稍后把地址给你。”

“好的,谢谢。”费俏听到卧室里传来脚步声,知道应该是费可栖起床,就伸长脖子探望,顺便与电话那头的人结束通话。

外面的台风虽然已经离开,但雨还淅沥沥的继续着。因为台风天学校暂时休课,费俏省了给学校请假并找到老师带自己的课,等费可栖起床简单地收拾之后,一起出门朝城西的老宅赶去。

街上依旧鲜少有人,积水淹没街道,费可栖费了好大功夫才将车开回老城区,看到老街上的满地狼藉,只得将车停在一处相对较安全的位置后,与费可栖步行涉水走完最后几百米。

“要是你奶奶听我们的学会用手机,也不至于遭这罪。一句话能说清楚明白的事,非得这么折腾的走到才可以,我这鞋子可就废了……”费可栖一边在水中挑剔地落脚向前,一边忍不住报怨。

“妈,小心,我扶着你。”费俏伸手搀扶住娇矜的母亲,趟着水继续朝老宅去。

老宅里一直没有装电话,倒不是没条件装,而是奶奶不喜欢。不仅不喜欢电话,奶奶也不爱用手机这类东西,所以谁想知道老宅的事情就只得亲自回去。

费俏曾问过奶奶为什么不喜欢手机和电话这类通讯工具,即便捷又高效,多好。奶奶起初不说,还是后来爸爸私下跟她讲不要再问,因为奶奶早年的生活算不得幸运平顺,她人生中有几场坏消息都是在电话里听到的。正因为是在电话里听消息,所以连电话那头人的最后一面都没见到,就成了永别。

或许是忌讳曾经的坏事,或许是单纯的不想接受新事物,总之奶奶喜欢更传统的办法,在她的观念里见面即是见面,心里挂念就该本人回去,而非是一通电话或是一则视频所能代替。

费家的老宅有些年头了,朝上追溯可以将源头一直追到民国时期,据说曾是某个留洋少爷为有心爱的姑娘所建,因为那姑娘出生贫寒不受少爷家族的喜欢,便与那少爷在此成立小家,后来历经岁月流转,宅子一再转手传承了好几代后落到奶奶手里。

费可栖与费俏站到门阶上时都已经半身湿透,进门前费可栖还在报怨着这事情的荒唐离谱。经过这几个小时,费可栖已经坚信,没有过多社会关系维护,无别去处可的窦建华肯定就在这老宅里,心里打定主意要是他不能给自己半夜留书出手的事找出个合理理由,非得要发通脾气,才能消解自己这身狼狈折腾的火。

费俏敲门,可院子里迟迟没有人应声,费俏就觉得有些不对劲。费可栖也停下拍拂水渍的手和报怨的话语,母女二人互对眼神后默契地产生了一种担忧。

  宝宝们,友情提醒:建议您点击右上角“用浏览器打开”,然后加入“我的书架”,不然下次找不到咯~
  也可以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号“迷鹿有书”,更多深夜读物等你戳O(∩_∩)O~
    宝宝们,友情提醒: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号“迷鹿有书”,不然下次找不到咯O(∩_∩)O~
为方便下次阅读,请务必收藏本站!
追书攻略,三选一:
1.百度搜索:迷鹿小说网,进入站内搜索数字“32143”
2.点击本页面右上角的“…”然后选择“用浏览器打开”,并加入书架
3.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号“粉瓣”,发送数字“32143”~还有每日红文辣你眼睛!
点击咨询QQ客服>>
2023/2/3 9:11: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