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背景设置

白天夜间浅粉护眼青春

第4章 ENVY

  我和你之间隔着时间。

  ——林懿

  又做梦了。

  举起手挡在眼睛前面,从指缝间透下来的阳光落在眼里,感觉像一点点火苗在眼中燃烧,烧得眼睛疼得快要流下眼泪。

  闻着淡淡的香水味,感觉那人离自己越来越近。

  好像有人轻声地教她认书上的字,一个字一个字,最是温柔如水的语调。

  一生一对一双人,争教两处销hún。

  相思相望不相亲,天为谁春。

  那个人的声音那么好听,笑声如银铃。笑问她,小懿,你知不知道天为谁春?

  是啊,天为谁春?

  林懿猛然睁开眼睛,看到党杰放大的脸,她被惊得吓了一大跳,差点从沙发上跌下去。党杰也是一愣,却立刻抓住她胳膊不让她往下摔,手上的薄毯子落到了脚下,两个人都伸手去捡,手却碰在了一起。

  手指尖很凉。

  “你怎么醒了?”党杰有点不自然地问。

  “童鞋,讲点道理吧?”林懿怪声怪气地开口,把毯子盖在身上:“醒不来的那是死人好伐?”

  “……”

  党杰无言地转身,去卫生间拧了块毛巾回来递给她擦脸。

  热热的毛巾擦在脸上带来温暖柔软的触感,林懿挪开了一点位置让党杰坐下:“我怎么跑你家来了?”

  “你不记得了?”

  林懿回想了一下,好像自己是说了句随便:“我好像记得。”

  党杰递给她一杯水,看着她一小口一小口地喝下去,突然问道:“一一,你要不要回家?”

  噗哧——

  两个人的脸色都是惨白惨白的,不过原因不同。

  林懿是因为党杰提到回家。

  党杰则是因为林懿把水全喷在了他脸上。

  顺手抄起党杰拿给她擦脸的毛巾替他擦干净脸上的水:“对不住,谁叫你突然那么问的,你说回哪个家?”

  “你家。”恶狠狠地把毛巾从她手里抽走,随便抹了一把然后丢开。

  “我家?我哪还有家啊?”林懿自嘲地笑笑。

  悲伤的记忆如潮水。

  “你先睡吧,明天我送你去上班。”党杰站起来就要走。

  “等等,你就让我睡沙发?”林懿懒洋洋地问。

  “你要睡床也可以啊。”党杰作思考状:“既然你是我老婆,我就给你打个折吧,一晚上三百。”

  “你出来卖的啊?”林懿不假思索道。

  “肉tǐ接触的话要加钱。”党杰一脸严肃的表情。

  “你滚吧,”沙发照样睡,“我连地下室都睡过。”

  此话一出口,正往卧室走的党杰闻言立住脚,回过头来看她,一脸复杂的表情。两个人对望了片刻,党杰终于开口道:“那你要不要睡床?”

  林懿看着他,直觉明天太阳得打西边出来了,刚准备开口答谢,又听党杰道:“大不了我算你便宜点好了。”

  “死财迷,去你XXOO的——”林懿破口大骂,颓然地倒在沙发上装尸体。

  党杰懒得跟她计较,关上房门的一瞬间,那轻轻的“喀擦”声,惊得他心魂不定。

  为什么她不撒娇说“我们小时候都一起睡过”呢?党杰叹息。

  虽然明知道早上还要上班,但闭上眼睛却怎么都睡不着,初春的时候夜里还有点冷,党杰突然想起林懿一向怕冷,只盖一床薄毯不知道会不会着凉,于是从床上一跃而起,打开衣柜找了一条夏天用的薄被,轻手轻脚地走了出去。

  谁知道林懿根本不在床上,倒是客厅的阳台,玻璃门大开。

  一瞬间党杰差点以为林懿跳楼自杀,但是想到林懿向来爱美,不至于如此轻贱自己那张脸,才又放下心来,走到阳台上,果然这女人居然蹲坐在地上仰头看月亮,样子极其可笑。

  “你干嘛?”

  林懿吓了一跳,转头看是党杰,才道:“人吓人,吓死人。”

  “是吗?”

  “我刚才又做梦了。”她站起来。

  党杰不知道该不该接她的话,林懿不常做梦,若是做梦了,也是噩梦多过于好梦。但是今天林懿也没等他接话便自顾自地接下去:“我梦见了我买的第一瓶香水。”

  党杰想笑,没笑出来。

  “陈年旧事。”林懿低声说,“你还记得我买的是什么牌子吗?”

  喉咙好像被什么给卡住,心里有块地方好像一直塌陷:“不记得了,你每天都买那么多东西,我怎么记得?”

  熟悉的语气,林懿一听就知道党杰是在顾左右而言它。

  况且,就算是全世界都忘记了,她也不会忘。

  GUCCI的ENVY男香。

  若要别人嫉妒,就要拥有嫉妒。

  党杰皱眉说难闻死了,她气得一脚飞踹过去,骂他“不识货”。

  绿色的瓶身黑色的瓶盖,30ML,省吃俭用买回来,用过一次,就被人摔在了地上砸了个粉碎。

  站的力气都好像没有了,眼前是模糊的。

  她慢慢蹲了下去。党杰伸手拉着她,她执拗地不起来:“别碰我。”

  “要是他来你也这么说,我就服了你,”党杰突然发怒:“你跟我装什么装?”

  林懿立刻抬起了头,居然乐不可支。

  “杰杰,你叫我回家,我还有家吗?”她问,“记不记得你以前跟我说,不能哭,如果眼睛里全是眼泪,那就什么都看不到了。”

  党杰拉起了她的手。

  “一一,你为什么总是记那么清楚呢?”党杰轻声叹息。

  因为快乐一瞬间就会烟消云散,但是伤痛会记一辈子。

  第二天,两个人毫无悬念地迟到了。

  不过显然的,林懿的运气要比党杰差一点。

  原因很多,举几个显而易见的例子:林懿名为助理,实为打杂小妹,而党杰是部门经理;林懿的公司亏损连连,党杰的公司业绩蒸蒸日上。

  林懿一进公司就遇上BOSS的死人脸,说是什么贸易公司,充其量是在这大厦里租了几个办公间,林懿新进这个公司没多久 ,也没有看到有什么业务,就负责端端茶送送水,连公司基本运营都不清楚。

  要是你问林懿一个堂堂大学生何以沦落至此,不好意思,清X大学出来的也未必找得到工作。别说什么比尔盖茨中途退学如今也混得风生水起云云,人家现在已经拿到哈佛的毕业证书了,再说了,你拿林懿跟人家比,那是云壤啊云壤。

  完全没有任何可比性。

  不过今天说来也奇怪,怎么一路上都没遇见什么人?难道大家今天集体请假?林懿一边擦桌子一边想。

  “林小姐。”一般BOSS用这种沉痛的,参加葬礼般的声调说话时,你别指望他是要给你加薪。

  心里暗骂了一句“靠”,却是满脸堆笑:“老板早,有事?”

  “我们破产了。”BOSS沉声宣布这个让林懿心碎了五秒的消息。

  林懿手上的抹布无声地掉了下去,公司经营不善是早就知道的,只是没料到居然才这么点日子就撑不下去了,她思索片刻后道:“老板,我这半个月的工资给我结算清楚,再见。”转过身的时候她在心里补充,算了吧,跟这种人宁可再也不见。

  把自己的东西整理出来,抱着纸箱出了大厦,外面太阳很大,她眯着眼睛抬头看了半天那在阳光中熠熠生辉的公司招牌上写着“寰球贸易公司”,心想果然皮包公司都很喜欢把名字取得磅礴大气。

  TNND,果然是很欠日的太阳啊。

  这时间有工作的人自然是在上班,没工作的人自然在睡觉。

  权衡了下利弊,林懿打了林应卿的手机。

  那边过了许久才接电话:“喂?”

  “我失业了。”

  林应卿打着呵欠道:“失业而已,失恋找我还差不多。”

  “失恋找你这种人有用?找姐夫还差不多。”

  “又关他什么事?”林应卿问。

  “成就我们的□□啊,”林懿道:“你看过红楼梦没有?晴雯说‘白担了那虚名’就是这么一回事。”

  “随便你。”

  “姐夫在不在?不在我就过你那去。”林懿伸手拦出租车。

  “不在,说是出去有事,你过来吧。”说完就挂了电话。

  进了林应卿跟罗小未家所在的小区,林懿感叹难道这个社会以先富带后富难道只是幻想?

  敲了好半天门林应卿才开,穿着丝质睡裙。

  “春光大好啊。”林懿色眯眯地打量她。

  “行了,寝室住了四年你还没看够?”林应卿在卫生间把嘴里的漱口水吐了出来才道:“要不要我脱光了给你看?”

  “这么好?”

  “算你八折。”

  “倒贴我也不看,”林懿咋舌:“别让这些带颜色的东西玷污了我纯洁的眼眸。”

  林应卿作势要呕。

  “算了,别说这些有的没的,有没有吃的东西?”说完林懿就钻进厨房。

  林应卿用眼神把她千刀万剐,忿忿道:“你是民国耗子变的?每次到我这来,就想厨房里钻。”

  厨房里的林懿打开冰箱觅食,端出芝士蛋糕和水果若干,还不忘记问:“牛奶呢?”

  靠。

  林应卿自顾自地回房间换了衣服,出来的时候林懿坐在她新买的六人座欧式餐桌上,没错,是坐在桌子上,不是坐在桌边——风卷残云般解决了一块蛋糕,喝了半杯牛奶,现在正在动手切橘子。

  “我真受不了你,”林应卿拉开一张椅子,在她身边坐下,顺手把一个厚厚的红包拍在桌上:“你老公呢?怎么都不管管?”

  林懿差点被橘子噎住,好不容易吞了下去,才道:“他管得着我?我管他还差不多。”

  “你们俩,结婚就跟假的一样,这是闹着玩的吗?”林应卿皱着眉道:“红包,收好吧,去瑞士的日子定了没?”

  “不知道,这段时间他公司里忙。”

  林懿把红包拿在手上:“真没真实感。”

  “德性。”

  “你没了工作,准备怎么办?”

  “再找呗。”林懿苦笑:“我之前那工作干了也相当于没干,交完房租就吃饭都成问题。”

  “你那房子租着干嘛?你们结婚当然是住在一起。”林应卿看她的样子像在看怪物。

  “呃,这个嘛,我自己有打算。”

  “你家里知道你结婚了吗?不办酒席我们是没什么意见,但你家里人,他家里人不会有意见吗?”

  “我家里……”林懿苦笑,“不知道了,至于他家,我跟党杰从小就认识,没什么好担心的。”

  嘴里的橘子本来汁多味美,现在却好像变了味。

  两个人聊了许久,直到罗小未打来电话要接林应卿出去吃饭。

  放下电话林应卿愁眉苦脸,林懿忍不住问:“怎么了?”

  “又是跟他那些什么兄弟吃饭。”林应卿抱怨:“你又不是不知道,他那些生意多亏这帮兄弟帮忙,但我又跟他们不熟,陪着吃饭很没意思。”

  林懿道:“老板娘,别想多了。”

  林应卿瞥她一眼:“你知道什么?我看他未必愿意我插手他的生意,一心想着我在家做‘闲妻凉母’才好。”

  林懿讪笑,不敢接这个话头,这算是林应卿的心病之一,不愉快的事已经太多,能免则免吧。

  宝宝们,友情提醒:建议您点击右上角“用浏览器打开”,然后加入“我的书架”,不然下次找不到咯~
  也可以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号“迷鹿有书”,更多深夜读物等你戳O(∩_∩)O~
    宝宝们,友情提醒: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号“迷鹿有书”,不然下次找不到咯O(∩_∩)O~
为方便下次阅读,请务必收藏本站!
追书攻略,三选一:
1.百度搜索:迷鹿小说网,进入站内搜索数字“20926”
2.点击本页面右上角的“…”然后选择“用浏览器打开”,并加入书架
3.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号“粉瓣”,发送数字“20926”~还有每日红文辣你眼睛!
点击咨询QQ客服>>
2021/5/12 12:57: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