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背景设置

白天夜间浅粉护眼青春

第5章 我是你老婆

  没有在林应卿这混到午餐,林懿悻悻地搭了顺风车回去找杰杰吃饭。

  找人吃饭现在都是学问,不能找李墨和王靖蓉,这两个家伙一个事务所,工作起来都是不要命的;也不能找北北,这女人在公证处上班,食堂伙食忒差。

  所以只有杰杰是最佳选择,而且你选了别人林应卿也会问“你为什么不跟你老公一起吃?”诸如此类的问题,回答起来会很麻烦;最重要的是,杰杰他们公司的伙食,质量比较上乘,不至于是猪食。

  林懿从来都只挑食物的味道,不挑食材。

  到杰杰公司楼下下车,林应卿看她把车门摔得地动山摇,一脸欲言又止的表情让林懿笑了出来:“心疼我下次就少用点力。”

  林应卿摇摇头:“不是这个。”

  “那是什么?”林懿问。

  “没什么。”

  说完林应卿开着车走了,林懿耸耸肩,估计这女人更年期提前了吧。不甚在意地打电话给杰杰:“下来接我。”

  杰杰无可奈何:“我不是告诉你,是十三楼B座3-14么?”进来随便问个人就知道他在哪了。

  身边负责Traffic的Annie抽出一张要签字的单子交给他,笑得花枝招展:“Tony,有没有空?一起吃午饭好么?”杰杰在公司人缘一向很好,随性大方,手下的人都直接称呼他Tony,而不是叫他经理。

  杰杰笑着掩了手机,笑着指指,示意自己在接电话不方便回答。

  “我方向感白痴啊。”林懿说完挂了电话。

  杰杰捏着手机咬牙切齿,这女疯子,半夜开冰箱找吃的就那么有方向感了?

  下去接林懿的时候发现这女疯子在三月初春的微寒天气里,穿了一件薄得要透明的白色衬衣,解开了三颗扣子,露出里面的黑色Bra,下半身是低腰牛仔裤,脚上踏了一双高跟鞋,还好化的是淡妆,否则真是要吓死人。

  “你扣子能不能再解开一颗?”党杰磨牙。

  “可以啊。”说完伸手真的要解。

  “得得得,算我求你了,再扣上一颗,注意下影响吧。”老子是部门经理,不想自己(名义上的)老婆穿得跟不良职业者一样。

  林懿嗤之以鼻:“我是这个世界上为数不多的一种人,愿为良好社会风气作出贡献。”

  “此话何解?”

  “废话,一般盯着我三颗扣子里面看的那叫禽shòu。”林懿一路走,一路白眼:“好歹让广大的妇女同胞产生一定警觉啊。”

  “……那我算什么?”

  “你要好点,”林懿挽着他的手步入电梯:“你是衣冠禽shòu。”

  党杰满腹怨气发作不得,手指捏得“噼啪”作响。

  “她要跟我们一起吃午饭?”端着餐盘归来的林懿小声地问,换来党杰皱眉:“你看清楚,现在到处都是人,根本没座位,是我们要跟人家一起吃午饭。”

  “看她穿得那么良家妇女就知道是你喜欢的型,恶心。”

  心想你还知道我喜欢哪型真是不容易啊,党杰面戴例行公事般的微笑朝Annie打招呼:“麻烦你了。”

  “不麻烦不麻烦。”Annie忙不迭假笑,心里在想只有你一个自然不麻烦,可惜身边多了个电灯泡。

  聪明如林懿,一看那眼神就了然,这女人真虚伪:“Annie你好,麻烦你了。”

  说完别有深意地紧挨着党杰坐下。

  Annie的脸色有点不太好看:“不客气,林小姐跟Tony关系真好啊。”那个意味深长的“啊”字让林懿差点笑出来。

  就知道党杰这死男人,笑起来眼睛一眯四处放电不是个好东西,走到哪里都招惹良家妇女。

  “关系好吗?”林懿故意傻笑,推了推党杰:“你觉得我们关系好吗?”

  党杰筷子上的鸡丁掉了下去,没说话。

  林懿脸上的笑意更加明显:“杰杰容易害羞,对了,Annie你难道不知道?”

  Annie好奇:“什么?”

  党杰心中警铃大作。

  “我是党杰的老婆。”林懿轻轻巧巧地说出这个事实,在心中得意。

  这些Annie的脸变成了青青白白的颜色:“林小姐而你是Tony的女朋友?”

  “不是,”林懿吞下一口沙拉才回答,一脸义正词严的表情:“我是他老婆,明媒正娶的。”意思你想破坏别人合法婚姻那就是小三,缺德大了。

  “……”

  “……”

  看Annie一脸哀怨控诉的表情,党杰欲哭无泪,这都叫什么事?难道我脸上就该写着本人已婚,彻底死会吗?何况跟林懿结婚本来就是附条件附期限的民事法律行为,谁管得着谁啊?

  吃完一顿饭,体力消耗却超出自己想象。

  “林懿,你能不能别跟她们说些有的没的。”这下不出一天肯定全公司的人都知道他党杰家有娇妻,目前死会,请各路未婚女性绕道远行。

  下午提前下班,党杰去找她吃饭。

  “我这算是说了有的没的?”坐在M记里叼着奶昔吸管的女人从包里掏出那枚纪念币,“啪”的贴在党杰的脑门上,使劲往下按:“你看过没?结婚纪念币,上面还有我们结婚的日子呢。”

  党杰把那枚纪念币捏起来看,然后问:“我们什么时候去瑞士?”

  林懿正在对付一个汉堡,听到这话咬下去一大口,被噎住。

  “喝可乐。”党杰赶紧把可乐递过去。

  林懿喝了几口,嫌恶地道:“真他妈的像杀虫水。”

  党杰脸上的笑凝结在脸上。

  可乐像杀虫水的比喻,那个人最喜欢这么说。

  小手牵大手的时候,只要他们之间有一个喝可乐,那个人就皱着眉头说“喝杀虫水会长不高的”。

  所以林懿不喜欢喝可乐,从来不喜欢。

  那个人不喜欢的事情,林懿也会不喜欢。

  “你怎么了?”林懿咳嗽着道。

  “没什么,”党杰有点不自然地道:“现在你工作怎么办?”

  说起工作,就换林懿不自然了:“不怎么办呗。”

  两个人都觉得心里不舒服,话自然也少了。党杰送她回家的时候,静静地看着她下车,突然抓了她的胳膊。

  “怎么?”林懿问。

  党杰看着她的笑脸,松开了手。

  “你还想见他吗?”

  林懿愣在原地:“你说谁?”

  “你知道我说的是谁。”党杰莫名有些烦厌自己问出这样的话,但又想知道答案。

  林懿转身就走,走了几步又站定,转过身的道:“党杰,我一直觉得你最懂我。”

  党杰苦笑,一句“宁可我是最不懂你的那个”怎么也说不出口。

  夜风挽起林懿绵软的发。

  “但是我现在觉得,可能是我错了。”

  她的眼睛亮闪闪的,但是党杰知道,她不会哭。

  林懿的眼泪,只为一个人而流。

  那个人,反正不叫党杰。

  宝宝们,友情提醒:建议您点击右上角“用浏览器打开”,然后加入“我的书架”,不然下次找不到咯~
  也可以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号“迷鹿有书”,更多深夜读物等你戳O(∩_∩)O~
    宝宝们,友情提醒: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号“迷鹿有书”,不然下次找不到咯O(∩_∩)O~
为方便下次阅读,请务必收藏本站!
追书攻略,三选一:
1.百度搜索:迷鹿小说网,进入站内搜索数字“20926”
2.点击本页面右上角的“…”然后选择“用浏览器打开”,并加入书架
3.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号“粉瓣”,发送数字“20926”~还有每日红文辣你眼睛!
点击咨询QQ客服>>
2021/5/12 13:46: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