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背景设置

白天夜间浅粉护眼青春

第3章 U & Me

  喝了几杯酒,罗小未的场子也渐渐热了起来,人声鼎沸。

  “最近生意不错。”林应卿笑着看看小弟送上来的单子,熟练地拆开一包微波炉爆米花塞进微波炉里加热。

  罗小未也笑,眼角竟然都起了浅浅的皱纹。

  那是自然。林懿回想起当年,罗小未跟她们同校不同院,课是基本不上的,什么早检晚检全然不放在眼里,每天穿梭于学校周边的所有酒吧,大二的时候就在学校外开了自己的酒吧。当时站在满布灰尘的吧台里擦着杯子的罗小未,还有穿着他外套帮忙打扫地上垃圾的林应卿,笑着跟她打招呼的样子,一辈子都记得。

  当年的罗小未可谓是少年老成,下定决心的事情一定会做,林应卿有的时候也怨,说苦日子全让她给遇到了,但是她还是忍,忍不住的时候就抱怨,自然不是对罗小未,而是对她们几个姐妹。那时候耳根子都能给她磨出了茧,偏偏还要尽力安慰。

  “二姐夫呢?”林懿摇着杯子里的酒问。

  她们四个人,林应卿年纪最大,二十八岁,然后王靖蓉和詹北同年,二十七,林懿最小,今年年底就满二十六岁。

  王靖蓉倒没喝酒,她一贯不喜欢这些,只要了一杯可乐,听到林懿这么问,漫不经心地回答:“他出差了。”

  “哎,还说很久没见赵哲逸了,你们还真是神龙见首不见尾啊。”北北道。

  “别光说我,你男人呢?”王靖蓉轻轻巧巧地把话题绕到她头上。

  北北落寞地笑笑:“他忙着呢,带了他学生接了个什么鬼案子。”

  “真是有钱人,”党杰道:“你呢?”

  “我还在公证处呗,以前跟他一起跑案子太累了,现在清闲得多。”

  “是吗?那我怎么还看见你眼角上有皱纹了?”林懿随口道。

  北北如临大敌,立刻翻出化妆镜,仔细观察:“哪里哪里?”难道自己真的有皱纹化了妆也这么明显?

  党杰哈哈大笑。

  “开你玩笑呢。”林懿也笑了。

  一颗悬着的心总算是放了下来,北北皱着眉头道:“你们两个真缺德。”

  “你也不想想你是什么年纪,就有皱纹了?”林懿还是笑:“要担心也是卿卿姐要担心吧?”

  “这可难说,”王靖蓉道:“我们事务所里有个女孩子,年轻又爱拼,才二十五的年纪眼角全是皱纹了。”

  她这话一说,几个女人全都是摸自己的眼角。

  “算了,你们又不是不知道靖靖一向喜欢泼冷水。”林懿最先释怀。

  “那也好过你,冷水都不泼直接丢我们进冷藏库。”北北笑着掐她的脸:“咱们几个,就数你们俩嘴巴最毒。”

  林懿和王靖蓉相视而笑,都没说什么。

  一晚上的时间,大家说说笑笑也就过去了,刚过十一点半,北北就接到她男朋友李墨的电话,说在门口等她。偏偏一群人起哄要他进来坐坐,李墨也不好驳了大家的面子,进门来跟大家打了招呼才意味深长地道:“你们这是□□民意。”

  “去你的,我们□□林懿也不□□民意。”林应卿促狭地笑,被林懿瞪了一眼。

  “你是人民难道我们就不是了?”罗小未倒了半杯Martell XO推过去。

  “我是顺民,跟你们这种暴民可不一样。”李墨喝了口酒,把酒递给了北北:“我过会还要开车,小罗这是害我呢。”

  “不想喝就别喝了呗。”林应卿随口道。

  “不行,”北北开口:“这酒又不要钱,姐夫的便宜是肯定要占的。”说完把半杯Martell XO喝个精光。

  罗小未笑道:“我有什么便宜好占?不过是一杯酒,我跟你姐姐还是请得起的。”

  王靖蓉也笑:“那是,不知道以前谁说的,姐夫跟小姨子之间肯定是有□□的。”

  林懿嘴里的酒喷了出来,党杰嫌恶地找纸巾给她擦嘴。

  “谁说的?”北北作思考状:“不就是一一说的吗?”

  罗小未莞尔:“原来我们之间有□□。”

  林应卿的脸上的笑容在吧台的暗处几不可察地黯淡了几分,旋即又笑起来,亲密地拧了一把罗小未的胳膊:“这我早就知道了,也就你不知道。”

  “李墨,你接了个什么案子?”

  “文华集团走私的案子。”

  林懿动容:“文华?你说文华?”

  “对啊,报纸上闹得沸沸扬扬的,不过说真的,也没查出什么来,证据不足,前几天跟法院那边的人吃了顿饭,才知道上头也打了招呼,估计到最后倒霉的还是那个告密的,里外不是人,要想当人民英雄也不看自己有没有那本事。”李墨面上一笑:“不过于我总是好事一桩,赚够了钱好结婚不是?”

  他朝北北微笑,北北的脸上泛起一抹淡淡的红。

  “原来是文华……”林懿笑着道:“我就说,这些都是人上之人,哪里是平头百姓能撼动的?”

  她突然觉得有点冷,酒意浓厚,不自觉得朝党杰靠过去,党杰一只手拿着酒杯,一只手揽着她的腰,呼吸轻轻撩过她的耳际。

  “怎么,一一你跟文华有什么瓜葛?”李墨身为律师,颇懂察言观色。

  “对啊,杀母之仇不共戴天。”林懿嘻嘻哈哈地道:“李大官人可要给奴家作主,争取到最后关头倒打一耙,为民除害。”

  王靖蓉抿了抿唇:“一一你喝醉了。”

  “嗯,我先回去了,你们还要继续喝?”

  跟罗小未示意他们要走了。

  “不了,我们也先走了。”李墨牵了北北的手,又转头回来问:“靖蓉呢?”

  “我开了车来的。”王靖蓉也站起身,拎了包往外走。

  “嘿,我说你们几个,白喝了酒现在就想跑啊?”林应卿不依不饶。

  “谁像你们,白天想睡多久睡多久,我们可是要上班的。”党杰抱着林懿,好让她能站稳,这女人举杯狂饮,不知道的还以为她真的是千杯不醉。

  “算了算了,下次找个周末再聚。”林应卿心中有点落寞。

  “你请客?”北北问。

  林应卿看了罗小未一眼,眼神里怨气横生:“你等着吧,下次给你熟人价。”

  除了党杰以外,几个人闻言走得飞快。

  坐到了车上,党杰才想起来问:“什么叫熟人价?”

  林懿坐在车里,觉得空气不畅通,把车窗摇了下来:“熟人价你都不懂?”呼吸了一口新鲜的空气:“举个例子吧,在姐夫那,一般人买一杯可乐是十块,卖给熟人的话——”

  “五块?”党杰插嘴道。

  半是无奈半是鄙夷地看他一眼:“不,十五。”

  林应卿所谓的熟人价,就是专宰熟人的价。

  熟归熟,宰你没商量。

  这个还是有传统的,当年她们在平安夜卖气球卖花什么的也是大力发挥人力资源优势,百合花卖别人一枝二十五卖给熟人就是二十八,导致熟人见面分外脸红。

  啊,为啥?

  废话,气的呗。

  党杰驱车上了环城高速路,车速逐渐变快。

  林懿看着车窗外变幻的风景,从喉咙里发出低沉的呻yín。

  “怎么了?”党杰分神看她。

  “……”

  “喂,说话。”党杰不明所以。

  好半天,林懿才开口:“停车。”

  “干嘛?”党杰茫然。

  “我想吐。”林懿一只手捂着嘴,一只手按着胃。

  党杰咬咬牙,把车停在紧急停车道,眼看着林懿的脸色发白,赶紧给她解开安全带。林懿推开车门,蹲在地上开始狂吐。党杰捏着鼻子,腾出一只手轻轻拍她的背,待她吐完,又扶她站起来,拿了车上的纯净水给她漱口,然后让她坐上车,看她打开木糖醇盒子倒出四五颗木糖醇丢进嘴里嚼。

  “好点了?”

  “嗯,我很久没喝酒了。”喝酒也是要钱的,自从找了这么个破工作以后就很少喝酒了。

  “你……”党杰想说什么,但还是住了口。

  “我没事。”这话不仅说给党杰听,也说给她自己听。

  党杰默不作声地发动了车子,速度慢了一些,开了一会道:“要是还不舒服就跟我说。”

  林懿笑笑,吐完了以后头还是很晕:“吐干净了就舒服了,”想了想又道:“杰杰,我突然想到,要是人的过去也能跟这个一样就好了,吐得干干净净,什么都不剩是不是很好?”

  党杰摇摇头,没说话。

  他想告诉她,他们所经历的一切都是不可重复的,所以不管留下什么都很珍贵。

  但是他也知道,如今的林懿什么都听不进去。

  车停在林懿家的楼下,林懿已经有点迷迷糊糊了。党杰推她:“到家了。”

  林懿还未清醒,嘟嚷着问:“谁家?”

  “你家”两个字,党杰说不出口,只好道:“一一,去我家好不好?”

  “随便。”林懿说出这两个字,头一歪,睡死过去。党杰看她闭着双眼,紧紧皱眉的样子,就想起小时候。

  喜欢看你紧紧皱眉,叫我胆小鬼。

  党杰家离得不远,驾车不过十分钟距离。好不容易拍着林懿的脸叫她下车,林懿醉眼朦胧地看着他。

  “背我。”

  她定定地看着党杰,突然笑了。

  如果是平时,党杰肯定给她一个白眼,然后说:“你多大了?”

  如果是平时,林懿肯定也会假意撒娇,然后回答:“你小的时候都背我的。”

  可是现在,林懿就这么直勾勾地看着他。党杰只得认命地蹲了下去,林懿高高兴兴地趴在他背上:“杰杰,我就知道你最好了。”

  他无奈。

  五分钟以后,党杰嘶吼:“林懿,你他妈该减肥了。”

  林懿趴在他背上昏昏沉沉地回答:“我妈很瘦……不用减肥。”

  宝宝们,友情提醒:建议您点击右上角“用浏览器打开”,然后加入“我的书架”,不然下次找不到咯~
  也可以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号“迷鹿有书”,更多深夜读物等你戳O(∩_∩)O~
    宝宝们,友情提醒: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号“迷鹿有书”,不然下次找不到咯O(∩_∩)O~
为方便下次阅读,请务必收藏本站!
追书攻略,三选一:
1.百度搜索:迷鹿小说网,进入站内搜索数字“20926”
2.点击本页面右上角的“…”然后选择“用浏览器打开”,并加入书架
3.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号“粉瓣”,发送数字“20926”~还有每日红文辣你眼睛!
点击咨询QQ客服>>
2021/5/12 12:08: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