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背景设置

白天夜间浅粉护眼青春

第1章 住在最顶层的那个男人(一)

Part 1

在别人眼中,陆淮南是个冷酷无情的有钱人;是没有骨肉亲情的无心人;是自私自利的商人……总而言之,他就是个坏人。

没认识他之前,归宁从未想过自己会喜欢上这样一个“坏人”。

没认识陆淮南的这十多年,归宁过得无欲无求。

母亲徐耀青说?:“我家归宁对什么都不感兴趣,再好的东西都兴致索然,不爱交朋友,喜欢独处。”

徐耀青的朋友说?:“这是因为从小到大,归宁都是归家的掌上明珠,她想要的都有,不想要的也有,所以对什么都失去了兴趣。”

午后,归宁坐在父亲归福贵的办公室里,看着窗外盛开的合欢树,如扇子一般的粉色丝绒花丝根根分明。

很多人喜欢樱花,她却喜欢合欢花。

古有云:“萱草忘忧,合欢蠲忿。”

蠲忿,意为消除愤怒。

除此,她也喜欢合欢花的韧劲,合欢花虽喜欢温暖的环境,但它的抗寒能力非常强。

归宁希望自己能像它们一样,即使在温室中长大,也有独力生存的能力。

她掰着合欢花丝数着,数到第一百零一根的时候,办公室的门被打开了。

归福贵爽朗的笑声从外面传来:“来来来,陆总,这就是我的办公室,虽然不及B市的黄金地段,但在我们这种小城市也算数一数二。”

归宁拨弄着花丝,已经习惯了归福贵各种张三李四各种“总”的称呼。

对于这个陆总,她并无多大兴趣,连头也没回。

不一会儿,门口传来一道低沉温润的男音:“您谦虚了。”

归宁的手一顿,这陆总的声音倒是十分好听,不像过去那些“总”,跟父亲一样,气势如虹,与人交谈时声音大,唾液横飞,生怕别人听不见他们说话。

归宁总这样不客气地形容归福贵,归福贵很宝贝这唯一的女儿,又是纯粹的生意人,完全不介意,甚至笑哈哈地说:“是是是,宁宁教育得对!”

归宁从合欢树的花丝中抬起头,见父亲客气地领着一名西装革履的英俊男人走进来。

英俊……归宁挑挑眉,这男人和她之前见过各类的“总”果然都不同。

年轻、俊朗,从他的衣着和言行举止可以看出,跟父亲完全不是一类人。

他一举一动中都是从小养出来的贵气,面对父亲的大嗓门,他从始至终保持着淡淡的微笑,修养极好。无论父亲与他怎么交流,他都保留几分恰到好处的客气与礼貌。

“爸。”归宁喊了一声没看见她的归福贵。

见归宁趴在办公桌后,归福贵略显意外:“宁宁?今天怎么有空到爸爸这儿来玩?”

归宁告诉他:“明天就要去大学报到了。”

“我的宝贝女儿上大学的事我记着呢,我已经安排吴叔叔送你去了!”归福贵笑呵呵地说,“爸爸办完手头上的事就立刻去你的学校看你!”

“不用,我来是想跟你说,我自己坐车去学校报到就行,不用麻烦吴叔叔了。”

“这怎么行?!你可是第一次离家这么远去一个陌生的城市,虽说B市你以前旅游过,可上学是长期待在那里,跟旅游可不一样。”

归宁不吭声,虽然脸上没太大表情,但归福贵知道她生气了。

平时归福贵什么都依着归宁,但这件事他不想让步,毕竟他老来得女,对这个女儿宠爱有加,容不得半分闪失,如果不是因为他近日有要事在身,必定要亲自送她去学校。

“归总,刚好明天我要回B市,如果您放心,我可以送归宁小姐去学校。”

这时,一抹清润的声音打破父女俩的争论。

归宁抬眼看向那个一直未吭声的男人,黛眉轻皱。

陆淮南也朝这边看来,归宁这才看清楚他的样貌,他生得十分好看,朗眉墨眼,鼻挺唇薄,清隽如风,气宇不凡。

可……长得好看又怎样?归宁讨厌陆淮南多管闲事。

归福贵听见陆淮南这样说,十分开心:“对了!是我糊涂了,还没给你介绍!”说着拉过归宁,“陆总,来来来,我跟你介绍介绍,这是我女儿,归宁。”

随即又对归宁介绍:“宁宁,这是陆总,陆中集团的大少爷。”

归宁懒懒地掀了掀眼皮,连招呼都懒得打。

陆淮南看见归宁的表情,漂亮的嘴唇勾了勾,并不打算跟刚刚成年的她计较。

倒是归福贵,一脸喜悦:“能让陆总亲自送宁宁去学校那真是太好了,宁宁,一路上你要听陆叔叔的话,不要给陆叔叔添麻烦知道吗?”

没等归宁回复,归福贵又自夸:“不过我女儿从小就被我们教得好,懂礼貌,绝不会给任何人添麻烦。”

归宁见父亲心意已决,便不再多说什么,拿了包便要离开办公室。

“哎,宁宁,你去哪儿?”

“回家。”归宁头也不回,声音淡漠。

走出几步后,归宁还能听见父亲与陆淮南的交谈声。

“我这女儿真是被我宠坏了,陆总别见怪。”

“归总见外了……”

“对了,陆总怎么知道小女的名字?”

“经常听归总提起你女儿的名字,自然没忘……”

“原来如此,原来如此!”

次日一大早,徐耀青便给归宁做好了早餐。

归宁吃完早餐后,管家进来说:“老爷,夫人,小姐,陆总的车已经在门口等着了。”

“陆总真守时!”归福贵忙放下餐具,高兴地迎出去。

归宁喝了一杯牛奶,不急不缓地擦着嘴。

“宁宁,吃完了吗?”

“嗯。”

“出去吧,别让陆总等久了,据说这陆总可是个大人物,也是你父亲生意上重要的合作伙伴,你要和他好好相处,知道吗?”

“知道了。”归宁闷声说。然后在徐耀青的千叮咛万嘱咐中不情不愿地走到了门口。

远远的,归宁便见陆淮南的两辆车停在院子里,一辆是商务车,一辆是私家车。

徐耀青帮归宁准备的三个硕大的行李箱,正被一一搬上那辆商务车。

陆淮南正站在私家车旁与她的父亲交谈,比起父亲脸上的笑意,他显得客气又淡漠。又是一身笔挺的西装,好像不管在什么场合,他都穿得那么严谨又古板。可偏偏又遮挡不住他浑身高雅清贵的气质,与俊美的容貌。

以前听父亲提过,陆家大少爷陆淮南城府很深,令人捉摸不透,表面上看起来很好相处,对谁都客客气气的,其实都是逢场过戏,没人能与他深交。

哼,归宁心想,既然冷漠为什么还要多管闲事?

“宁宁,快过来,准备出发了!”

归福贵的声音打断了归宁的思绪,她抬眼,便见陆淮南也看向这边,神情淡淡的,眼睛漆黑如墨,深如幽潭。

归宁故意慢慢地走过去,归福贵见了,催促她?:“宁宁,快过来呀!”

待归宁走过去又叮嘱了几句,才跟徐耀清依依不舍地回家了。

陆淮南看着眼前岁数不大,却傲气十足的漂亮小姑娘,绅士地帮她打开了车门。

归宁说了句“谢了”便上了车。

陆淮南挑了挑眉,很意外,小姑娘还挺有礼貌。

车上就三人,司机、陆淮南,和坐在后面的归宁。

归宁无话可说,陆淮南本来话就不多,这一路到达B市,车内一片沉默。

到达B市时,已经是后半夜了,陆淮南将归宁安排在B市陆中集团旗下的七星级×酒店?:“明天早上八点我过来接你吃早餐,然后去学校报到。”

这是那天陆淮南第一次对归宁说话。

“十点。”归宁拒绝了八点的提议,“我自己在酒店吃完早餐十点你带我去报到就行。”

陆淮南看了归宁一眼,对这个很有主见的小姑娘,脾气很好地应下?:“好。”

归宁拉着门:“还有事吗?没事的话,我关门了。”

驱客的意味很明显。

“早点休息。”

归宁轻“哼”了一声,没好气地将门关上。

沉重的木门将两个大男人关在门外。

一旁,陆淮南的助理里邦皱眉:“陆总,我怎么感觉,这位归总千金好像对你充满了敌意?而且,陆总是否太迁就她了……”

面对里邦的维护,陆淮南言简意赅:“小孩子而已,不用太计较。”

  宝宝们,友情提醒:建议您点击右上角“用浏览器打开”,然后加入“我的书架”,不然下次找不到咯~
  也可以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号“迷鹿有书”,更多深夜读物等你戳O(∩_∩)O~
    宝宝们,友情提醒: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号“迷鹿有书”,不然下次找不到咯O(∩_∩)O~
为方便下次阅读,请务必收藏本站!
追书攻略,三选一:
1.百度搜索:迷鹿小说网,进入站内搜索数字“50454”
2.点击本页面右上角的“…”然后选择“用浏览器打开”,并加入书架
3.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号“粉瓣”,发送数字“50454”~还有每日红文辣你眼睛!
点击咨询QQ客服>>
2023/2/3 8:24: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