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背景设置

白天夜间浅粉护眼青春

第2章  先发制人

早上闹钟响的时候正八点,洗漱后穿上正装的杨姜看着镜子中自己的脸色依旧不好,想了想还是拿着钥匙锁门去上班。

佳禧(环球)影视传媒有限公司后面有更大的商贸公司为母公司,杨姜的父亲是公司股东之一,但给杨姜特权很少,尤其从杨姜精神恍惚的母亲在几年前跳楼去世后,杨姜住校,父亲应酬多,两个人很少交流。

杨姜的母亲姓许,性格温和爱听昆曲,夏天爱用一把檀木团扇,早几年的时候她精神正常,很喜欢喊几个阔太太在家里打麻将,家里一直很热闹。

母亲跳楼的原因没人知道,常跟母亲在一起的小姨在参加完母亲的葬礼后就与人私奔去了香港,此后音信全无。

杨姜开车到公司,在楼下登记后前台小姐亲自领他上楼去见夏萧何,好巧不巧,一路晃神,迟到了十分钟。

“夏总今天早上有会议,不如我先安排您去会客室?等夏总会议结束我喊您?”前台小姐笑容诚挚。

杨姜道了谢,前台小姐领他到会客室后走了,他瘫坐在沙发上莫名其妙觉得烦躁。

外面还在窸窸窣窣下着小雨,杨姜母亲从跳楼死到下葬,期间一直在下雨,杨姜不喜欢下雨天。

杨姜母亲跳楼那天一切如常,杨姜和母亲去公司找父亲,一向平和的两人不记得是因为什么而起了争执,后来父亲走了,偌大的会议室里只有他和母亲,母亲站在窗边掉眼泪,而杨姜因为贪玩游戏并没有去安慰母亲,后来他朦胧睡着。

梦里一声巨响,随后是母亲尖利的声音“杨姜——!”

杨姜浑身一抖醒来,前台小姐笑笑:“夏总让我带你去见她。”

这场梦,几年来,只要是雨天,几乎周而复始地重复出现。

杨姜客气笑笑,整理下西装跟着前台小姐出了会客室,经过办公区的时候,大大小小的格子间里只有几个人,办公区里倒是养了不少绿植,看起来生机盎然,他睡了一觉,也不知道现在是几点。

一直走到一个会议室门的门口,前台小姐讪讪地小声对杨姜道:“夏总今天心情不太好。”

杨姜没来由笑起来,夏萧何当然得心情不好,听父亲说夏萧何在即将升职成为佳禧传媒的VP(副总裁)时,却因一个项目的决策失误使公司盈利受损,升职被待定,随后又被人匿名举报她吃回扣,虽然最后没查出来什么,但上周公司已经重金挖来了同等职位的资深策划倪子佳。

倪子佳和夏萧何一直不对盘,两个人早年因为抢项目没少红过脸,更何况现在一山哪容得了二虎。

推门进去,能容纳二十多人的会议室里只有夏萧何,光有点暗,她站在窗边像是在想事情,身材高挑而瘦,下颌尖尖,一身简约职业装,剪影端庄淑良。

往前走了几步,杨姜笑着客气道:“夏总你好,我是杨姜,今天来报道的。”

夏萧何转身,顺手开了身边的壁灯开关。

会议室里猛地亮起来,有点刺眼,杨姜近距离看到夏萧何突然觉得呼吸一滞。

“杨姜!”女孩子一张脸扭曲,穿红色的荷叶边露肩连衣裙,戴一串珍珠项链,耳朵上是两只闪亮的钻石耳坠。

记忆里这个眉眼还没长开但已经很漂亮的女孩子,在母亲身边出现过后母亲开始精神恍惚,她时不时出现在杨姜周围,等杨姜仔细去看的时候又找不到她,仿佛只是眼花了。

杨姜真正碰到她是在母亲的葬礼那天,葬礼结束后家里全是客人,杨姜躲去父亲公司,在母亲跳楼的那间会议室里他遇到了那个女孩子。

那天是个骨头觉得闷热皮肤又觉得阴冷的暴雨天,女孩子站在窗边,窗户大开着,自己悄悄靠过去一伸手,面前的女孩子就直直从窗子里摔了下去,楼大约有五十多层,人掉下去像个蝼蚁一样渺小,但奇异的是,杨姜探头朝下看的时候,却清晰看见了女孩子还睁着的眼睛,她脖子上的珍珠项链摔断了珍珠四跳,因为大雨,只有一个路过的环卫工在,环卫工追着拾走了珍珠。

后来也很害怕,却觉得快意。只是时间一天一天过去,好像完全没有人知道这件事,久而久之,杨姜开始分不清那是梦还是事实,随着年龄增长,这件事已经被淡忘,直到昨天在王府井碰到那个穿红裙子的女人,一下子细节的记忆扑面而来,血腥的让他害怕。

“你好。”面前的夏萧何笑着开口,她看上去皮肤光洁,黑发盘起,笑的时候非常遗憾,只有右边有一个酒窝,跟死了的那个人完全不同,但在看到她的时候杨姜依然跟昨天撞见那个穿红裙子的女孩子的时候一样走了神,明明完全不同。

“你好。”杨姜回了神,伸手正要去握她的手,她眼睛一闪已经收了手转头收拾桌上的文件夹。

“杨太子是吧?来监我工还是查我吃回扣的事?”夏萧何侧头看他一眼莞尔一笑,语气非常不和善:“天子犯法与庶民同罪,所以,杨太子,考虑下明天不要迟到?”

“我不叫杨太子!我叫……”

“赛珍珠?”夏萧何笑眯眯打断他的话,她整理好了文件夹抱在怀里,在杨姜一脸错愕里她沉下脸:“你们朋友堆里可以这么喊绰号,上班了还请不要把这些不良风气带进公司。”说完,夏萧何踩着高跟鞋趾高气昂走了。

杨姜懵了一下,随后反应过来,夏萧何以为自己是来查她‘吃回扣’的账的。

杨姜立在原地,郁闷地扯扯领带,手机响了,是孔秦春那个闲的无聊的二世祖,杨姜有气无力接了电话,孔秦春那边热闹的厉害,孔秦春开场直接道:“赛珍珠,第一天上班感觉怎么样?这会儿聚下吃饭?”

杨姜听到‘吃饭’两个字肚子突然咕噜噜叫了声,他愣了一下,一抬头却正好看到墙上的表已经指到了下午六点,夏萧何到底把自己晾了多久?!不对,自己到底在会客室睡了多久?!

“上班感觉怎么样啊?”孔秦春幸灾乐祸。

“像上坟。”杨姜咬牙切齿道。

挂了电话杨姜出了会议室,外面茶水间还有几个人聚在一起说话,偶尔飘出来‘赛珍珠’‘杨太子’的字眼,杨姜头疼地迅速坐电梯下楼,到一楼路过洗手间的时候,洗手间里面走出来一个穿大红色连衣裙的女孩子,瘦瘦高高眉眼精致艳丽,是昨天在王府井碰到的女孩子,他对着对方客气笑了下。

女孩子手里拎一个袋子,看着他猛地皱起眉,不客气道:“看什么?没见过?!”说完就行色匆匆走了。

杨姜站在原地费劲的想,有见过吗?

身后有人笑着赶上来,幸灾乐祸地小声道:“那是夏萧何!”

……

杨姜一阵头大,也不看说话的人是谁,直接出了大楼。才正出旋转门,就看见了孔秦春,他在楼下的停车位上靠自己车站着,正在跟夏萧何说话。

孔秦春这人完全是看颜值下饭的主儿,杨姜不想掺和,站在旋转门边等着,等了好一会儿,脚底发麻,夏萧何才走,看得出来两个人相谈甚欢。

杨姜走过去,戏谑道:“没看出来吧,那是夏萧何。”

“夏萧何是谁?”孔秦春抬头笑笑,一脸迷惑。

得,昨儿才说的今儿就忘了。

“去哪儿吃饭?”杨姜看看手表,下雨后天,更显得黑,表盘上四颗钻石折射着大楼上投下来的光一闪一闪的,已经七点了。

“‘何必下江南’,带你尝尝苏州菜。”

两人开车到何必下江南的时候,又下起了小雨,木式的门边有人一直在等着,进了门一路上楼,菜一道接一道上了桌。

苏杭的菜是真精致,颜色鲜艳,看了食欲大增,只是可惜,全部偏甜。

菜上齐了,雅间里就剩他们两个人,屋檐上雨滴滴答答的,杨姜疑惑:“没人了?”

孔秦春拿着筷子夹菜夹到一半,停下来道:“没了。”

杨姜笑道:“这不太符合老孔你的作风啊,哪次吃饭是你跟我两个人安安静静吃的?上次那个……”杨姜努力回想,惋惜地叹口气:“想不起来了,你前任太多了。”

“不多,明明就一个。”孔秦春声音很低,放回筷子又道:“我今天一看见……”

“可打住!”杨姜觉得头大:“金川梨多文静,夏萧何跟人家完全不是一挂的,你这个烂借口真的是能用七八百年都不腻歪。”末了又道:“你要真追她也行,我反正跟她不对盘,你等我回学校再说,我总觉得我这段时间实习不会很顺利,你没事别给我找事惹她了。”

……

孔秦春没好气道:“我才说了个开头你就说了一堆,吃吃吃,吃完各回各家!”

  宝宝们,友情提醒:建议您点击右上角“用浏览器打开”,然后加入“我的书架”,不然下次找不到咯~
  也可以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号“迷鹿有书”,更多深夜读物等你戳O(∩_∩)O~
    宝宝们,友情提醒: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号“迷鹿有书”,不然下次找不到咯O(∩_∩)O~
为方便下次阅读,请务必收藏本站!
追书攻略,三选一:
1.百度搜索:迷鹿小说网,进入站内搜索数字“21230”
2.点击本页面右上角的“…”然后选择“用浏览器打开”,并加入书架
3.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号“粉瓣”,发送数字“21230”~还有每日红文辣你眼睛!
点击咨询QQ客服>>
2024/2/26 18:10: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