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背景设置

白天夜间浅粉护眼青春

第2章 烟花落向走散的人

烟花绽放的时候,散落的烟火落向走散的人。

1.

在城市边缘的角落,散落着的一片破旧的平房,周围包裹着油漆,旧衣,小广告,和脱落的墙皮。挂着被生活糟蹋过印记的人们,不时穿过狭窄的胡同,嘴上一边打着哈气,一边吐出一个水雾朦朦的早晨。

顺着胡同走到马路,可以看到对面坐落的一间小店。小店不大,桌椅柜台都是木制,店主是一个六十多岁的老人,虽然行动缓慢却十分认真,头发一丝不苟地用发卡整理好,衣服上也从来不见一点油渍。熟悉的人都知道她叫玉兰,一个人在这里生活很多年了。

阿晚带着简陋的行李和家季一起走进店里,老人笑着打招呼,“欢迎回来。”

欢迎回来?刚来到这里的陌生人都会感到好奇,不应该是欢迎光临吗?阿晚听完一愣,拘谨地点点头表示礼貌。

家季笑着和老人说,“她今天住来我们这里。”

老人温柔地打量着阿晚,小声说,“真好。”

阿晚不明白老人说的真好是指什么,正在一脸疑惑时,店铺走进一个初中生,后面还跟着一个男生,整整高出初中生一头还要多,衣服有些凌乱,歪着脖子,路也走不稳,眼睛不知看着什么地方不停地傻笑。

老人说,“小海来啦。”

家季也笑着和他打招呼,看似是熟识的。初中生点点头,非常小的声音和老人说,“还…还和平时一样。”

初中生说完侧眼看了下阿晚,然后眼神赶紧收缩回来,带着高个子男生找了个空位置坐下。

一会儿老人端上来一大碗面和一个空碗,小海用勺子从面碗里舀了几大勺汤,又慢慢夹了几根面条放进空碗拿到自己面前。然后把另一碗满满的面推给还在傻呵呵笑的男生说,“哥哥,快吃吧。”

哥哥摇晃着脑袋,一边傻笑一边用筷子戳着面条,不断有面汤溅出来。弟弟赶紧握住哥哥拿筷子的手说,“不要这样,好好吃。”

哥哥这才一边傻笑着一边攥着筷子把面条送进嘴里,只是拿筷子的姿势完全不对,小海这才抱起自己的碗吃起来。那么一大碗的汤,只有零零散散几根面条,小海吃的一干二净。

家季小声给阿晚介绍说,“这是住在我们这里的小海,在读初中,他的哥哥从小患有脑瘫,父母在附近不远的菜市场卖鱼,没什么时间,小海除了上学,剩下的时间都要照顾哥哥,因此也没有什么朋友,有些自闭。”

家季说着,老人又端来两碗面给家季和阿晚,老人笑着问,“你是做什么的啊?”

阿晚摇摇头小声说,“现在没有工作。”

老人想了下说,“我记得不远处的超市在临时招售货员,你要有兴趣可以去看看。”

阿晚赶紧点头说,“谢谢,谢谢,我会去看一下的。”

这时外面几个骑着自行车的初中生大声欢笑着过去,小海盯着几人消失,转头看看面前正在玩弄筷子的哥哥问,“你不吃了吗?”

哥哥傻笑着摆摆手,弟弟又抱过哥哥面前所剩无几的面吃光,然后跑到柜台前将一张皱皱巴巴的钱递给老人,带着哥哥离开。

两人走出面馆,一个穿着胶靴和皮围裙,手中搬着一筐鱼的女人刚好经过,头发有些散乱,脸色也暗的发黄。应该是两个人的母亲,看到两人后操着一口方言大声喊,“还不赶紧把你哥哥送回去然后去上学!”

哥哥傻笑,小海赶紧低头牵着哥哥往前走。妈妈还自顾自的大喊,“干什么什么不行,吃得倒不少。把你哥哥看好,小心你爸拿鞋底子揍你。”

小海牵着哥哥走,哥哥扭着头冲女人傻笑,不停地摆着手,只是没人知道他想表达什么。

家季和阿晚吃完面,家季说,我带你去你的房子,然后我还要去跑保险,这个月的任务一单都没完成呢。

家季说完,两人笑着给老人告别,然后拎着行李走出店铺,刚好有人又进来。老人慈祥的笑着说,“欢迎回来。”

欢迎回来,两人走出店铺,天空像梦里一样透明。

家季说,“听说老人年轻时丢了孩子,跑了好多省市都没有找到,后来不知道怎么就定在这里生活了,来这里的人大多也都是熟客。”

阿晚认真地听着,家季停顿了下笑着说,“有人和你说欢迎回来的感觉,真的很好啊。”

在流动的季节里,时间的长度竟触手可及。

时针画圈,风起叶落,候鸟满身风雪,人生的路总是不知通向何方,教人安心的,或许总是这样一个地方,无论多晚,永远亮着灯,有人和你说,欢迎回来。

2.

破旧的铁门吱呀打开,旁边的墙上挂着23号的牌子,屋子是简陋的一个单间,阿晚在屋里转转,小窗户竟透出一缕阳光照在地上,透过光束可以看到漂浮着尘埃。

“看来要好好打扫一下,我已经帮你给房东打过招呼了,只要每个月底交上房租就好。”家季笑着,一会儿又补上一句,“有时候交不上拖一拖也是可以的,哈哈哈。”

家季说着,门外突然探进一个脑袋,“嗨,有要吃水果的嘛?”

阿晚转过身吓了一跳,家季一把把他拽进来说,“这是志成,住26号,无业游民。”

阿晚赶紧打招呼,“你好,我叫阿晚。”

志成手上端着一盘葡萄,一脸无奈地说,“都说了,我不是无业游民,我是自由游民。”

家季一脸嫌弃,“还不都一样。”

志成:“才不一样,不知道为什么人们觉得不工作的人就很垃圾,但我感觉很幸福啊,饿不死就好了,我只是还不想前进而已,对吧?”

志成说这看看阿晚,阿晚没想到问题突然转到自己的身上,慌张的赶紧点点头。

志成笑着把葡萄递给阿晚,“欢迎,刚从冰箱里拿出来的。”

诺大的冰箱总是被塞满杂物,快要过期的牛奶,昨天的剩饭,吃到一半的面包,还没有来得及处理掉的啤酒瓶……不过塞一塞,总有些空隙可以盛下几串葡萄。或许一想到世界这么大,那一丝冰箱的空隙也就变得不足挂齿。

不知道,在这个世界上,仅仅能让自己感到幸福,是不是就已经很伟大了。

3.

下午,几朵云安静地飘在空中,街边小朋友的冰棒化掉不断滴下来。阿晚一个人正在打扫屋子,一个戴着眼镜的男人满头大汗地跑过胡同,打开距离自己不远的33号屋子,一会儿又扛着一个椅子跑出来,熟练的用脚带上门。看到阿晚屋子开着门,已经跑过去的身体又倒退回来。

阿晚隔着门怯怯地说,“你好。”

男人突然笑起来,“你好,我叫龚文,你刚搬过来吗?”

阿晚点点头。

龚文放下椅子,擦擦头上的汗说,“你有什么需要,随时找我啊。”

阿晚显然对龚文的热情有些不适,或许也没有人对她如此热情过。龚文看看手上的表,赶紧慌张地扛起椅子说,“我还有急事,我们回头聊啊。”

龚文说着扛着椅子跑开,没跑多远在台阶处崴了下脚,然后赶紧又继续跑起来,动作尽显笨拙。

一会儿龚文扛着椅子跑进一家流浪宠物收养所,这也是龚文工作的地方,照顾没人要的流浪猫流浪狗,直到它们被合适的主人领养走。

龚文扛着椅子跑上二楼,衣服几乎已经湿透,笑着将椅子放在一个女同事的工位上说,“你先坐着这个。”

女同事刚刚入职,做宠物资料录入的工作,因为没有多余的凳子,龚文为此不惜大老远跑回家把凳子扛过来。

女同事一脸惊讶地说,“你从家里搬来的啊,真是太谢谢了。”

龚文笑笑,“别客气,有什么需要帮助的就找我。”

女同事还没说话,楼下有人喊,“龚文,饮水机要换水了。”

龚文高喊一声,“来啦,这就换。”然后笑着和楼上的同事打完招呼,赶紧跑回一楼。

新来的女同事坐下,侧脸问旁边的人说,“他是后勤吗?感觉人很好。”

旁边的人笑笑说,“不是,他是专门照顾流浪宠物的,但感觉他很爱干活,也爱帮别人忙,从来不拒绝,你有事就找他就行,家里马桶坏了什么的,他都没问题。”

女同事若有所思的点点头,旁边人突然探过头,小声补充说,“但你也小心点啊,听说他私生活很乱,具体原因我也不清楚,但总不会空穴来风的。”

总不会空穴来风的,人们不需要证据,只需要栩栩如生。

也对,怎么会有人可以一直做天使呢。

龚文在一楼换完桶装水才有空坐下休息一会儿,四周都是小铁笼子,里面关着各种流浪猫,流浪狗。有的是在马路上捡的,有的是主人因为各种原因没法继续养下去,只好拜托给流浪宠物收养所。有的甚至小的连路都走不好,还有疾病,老得吃不下饭的,龚文就一边陪它们聊天,一边精心照料。

龚文坐在椅子上,一边擦着汗一边认真温柔地看着笼子里的小奶猫,活在这个世界上,都希望被人需要吧,想要人说,如果没了你,我可怎么活啊。

然而想要不被人放弃,就已经精疲力尽了。

这时店门被推开,走进一个穿着牛仔裤、运动鞋的女生,正对着门的一只小狗突然跳起来,龚文也赶紧站起来笑着问,“请问是想领养一只宠物吗?”

女生点点头,龚文带女生来到正对门的小狗前面,“你看这个怎么样?很可爱的,也很乖。”

女生蹲下看看,一会儿皱褶眉头站起身,“它不是纯的吧。”

龚文愣了一下,赶紧笑着说,“是,它不是纯的,但..”

还没等龚文说完,女生已经转身走向别的宠物笼,随意转了两圈,大概是没什么满意的,又皱着眉头走出收养所。

龚文走会刚刚被嫌弃的小狗身边,认真的看着它说,“你以前的主人,应该也是个年轻的姑娘吧,喜欢穿牛仔裤和运动鞋,嗯?”

小狗在笼子里小步转来转去,嘴上不停嗷呜嗷呜地叫着。

每当看到有穿着牛仔裤的年轻姑娘,小狗都会猛的站起身,嗷呜嗷呜叫个不停,直到看到对方的脸,才会渐渐安静下来。

它的主人也是嫌弃它不纯所以才遗弃的吗?

人们都喜欢混血儿,却不喜欢混血狗,人们嘴上说着所有职业一律平等没有高低贵贱,只是社会分工不同,却只有教师节没有农民工节和清洁工节。

人们模糊了面孔,在区别间游刃有余地游走。

西湖中的船在风雨中摇晃起来了,

4.

太阳渐渐下山,小海背着书包,低着头匆匆往家走,路边几个同龄的孩子看见小海,大声欢笑着说,那不是傻子的弟弟吗?哈哈哈。哥哥傻,弟弟也傻,连话都不会说。

小海连头都不抬,只是加紧了步伐,转过街角走进一条小路,路上行人稀少,小海这才放慢脚步,一边踢着石子一边继续走。直到路过一片空地,几个小孩子欢笑着踢着足球,小海抬起头认真的盯了好久,偷偷露出一个笑容,微小的笑容,没人能够察觉。过了好一会儿,大概突然意识到时间已经过了很久,小海赶紧转身往家跑。

一个穿着高跟鞋的长发女人从玉兰老人的店里推门走出来,脸上精致的妆容下有着难以接近的气场。

看见小海跑进胡同,女人叫住他,“小海,要吃馄饨吗?”

小海站住脚,看看马路对面的女人,只是摇摇头,什么话也没说,然后跑进胡同里。小海打开家门,哥哥正坐在电视机前摆弄着一只鞋子,另一只已经不知道跑到哪去。看到弟弟回来,立刻傻呵呵的冲着小海笑起来,小海看着哥哥,过了好几秒直接转身走进屋子,没有和哥哥说一个字。

女人拎着馄饨走回家,正在门前低着头从包里找钥匙,刚刚搬到旁边的阿晚走出来倒水,两人对视一眼,愣了几秒谁也没有开口,女人打开门走进去,然后砰的一声关上。

女人叫盛雅月,人们习惯叫她雅月姐,或许相比较大部分人,她更不像是生活在这里的人,然而她的房子就在阿晚的旁边,并且已经住了很久了。

门一关,就是一个人的生活。

5.

夜色不断沉下来,万家灯火一盏一盏的亮起,整座城市笼罩在昏黄的光晕之中,在外工作的人终于可以回家了,温柔地教人猝不及防。

阿晚匆匆跑去不远处的便利店,是玉兰老人告诉她的那一家,因为着急用人,阿晚下午跑去应聘,当晚就是她在这工作的第一个班。虽然是临时工,工资也寥寥无几,但总算是找到一个属于自己的职位。

这职位渺小的像一颗螺丝钉,可这诺大的社会,就是靠大量这样的螺丝钉支撑起来的。

凌晨十一点,一辆货车停在小超市前,上面是超市需要补充的货物,阿晚从里面跑出来,帮着司机把货物从车上搬下来。

不一会儿,超市外面就堆满了大大小小的箱子。阿晚说,“剩下的交给我就好了。”

司机笑笑,“个子不大,还是很能干的嘛。”

司机说完点燃一根烟开车离开,阿晚开始一箱一箱把货物搬进超市。小小的身子,短发遮住半张脸,用尽力气抬起一箱货物。

突然,天上一个烟花炸开,彩色的焰火映在巨大的夜空,慢慢暗下来。紧接着一个又一个,不断将天空照亮。

阿晚仰起头,刘海遮住好半张脸,认真地看着天上的烟火。想着上一次看见这么美丽的烟火,还是在孤儿院的时候吧。可烟火散落的面积那么巨大,爸爸妈妈也会看到吗?

家季坐在马路边上,手边放着一沓保险单,一边啃着面包一边抬着头,烟花映在家季破碎的眼镜片上,散落成斑斑点点掉进瞳孔里。

这样的我,会很没出息吗?

爸爸妈妈搬着鱼筐从菜市场回来,小海在屋里帮哥哥搓着澡,透过天窗看到外面的烟花呆呆地愣住了。哥哥也傻笑着抬起头,手上还不停摆弄着小黄鸭造型搓澡巾。

雅月和玉兰老人坐在各自的窗前,一名客人推开店门,老人赶紧站起来,笑着说,“欢迎回来,吃点什么?”

烟花透过窗照亮另一间房,刚好照到床边,暗红色的女人内衣随着烟火时明时灭。另一边的宠物收养院,四周被黑暗笼罩,只有一盏灯泛着光,龚文在灯下在温柔的喂着狗子食物。

“他私生活很乱的,要小心。”同事说着。

女同事说,“你真是个好人。”

龚文赶紧摆摆手,“不不,我不是你想象的那么好。”

真的有人,可以从不犯错,光明正大的活一辈子吗?

志成从医院走出来,手上颤抖着拿着化验单,烟花绽放,志成仰起头深深吐了一口气,“真好看啊。”

“这么好看,也不过是短短的昙花一现,何况我这么丑的人呢。”志成自言自语,然后笑笑,一步一步走进深夜。

在角落蜷缩太久,竟忘记了世上还有这样美好的事物,不经意间撕开柔软的缝隙,尽管是属于别人的幸福,能从中窥探到世间一角,就已经是上天的恩赐了。

在同一片夜空下,人彷徨,月摇晃,烟花绽放出巨大热烈的边缘,几个人怀着各自的心事同时仰起头,或许还有不知道的什么人也在望着同一片的天空,或许,

烟花绽放的时候,散落的烟火落向走散的人。

  宝宝们,友情提醒:建议您点击右上角“用浏览器打开”,然后加入“我的书架”,不然下次找不到咯~
  也可以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号“迷鹿有书”,更多深夜读物等你戳O(∩_∩)O~
    宝宝们,友情提醒: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号“迷鹿有书”,不然下次找不到咯O(∩_∩)O~
为方便下次阅读,请务必收藏本站!
追书攻略,三选一:
1.百度搜索:迷鹿小说网,进入站内搜索数字“31252”
2.点击本页面右上角的“…”然后选择“用浏览器打开”,并加入书架
3.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号“粉瓣”,发送数字“31252”~还有每日红文辣你眼睛!
点击咨询QQ客服>>
2023/2/3 8:40: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