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背景设置

白天夜间浅粉护眼青春

第4章 让给谁都很吃亏

  他单纯又好骗,许昭昭良心上虽过意不去,开口却丝毫没有客气:“当我男朋友,打水打饭都你包了,夏天雨天撑伞也都是你干的活,作业帮我写……”

  她还在不停地畅想着,那边陆眠听她絮絮叨叨说了一大串,终于意识到她已经换好了衣服。

  于是他转过身,抬了抬眼皮,赠送一个字:“哦。”

  哦是什么意思?

  光一个‘o’就有四个声部,在未修改字音之前还要加个入声,总共五声部呢。

  中国文化博大精深,所以四舍五入,那声‘哦’就是代表他同意当她男朋友了?

  她所有的小心思都摆在脸上,陆眠一眼便看出了面前的小姑娘究竟在想些什么,于是他冷淡开口:“不行。”

  “啊?”

  什么不行?

  “当你男朋友不行,”他语气很轻,眼底似蕴着一池古井无波,“那样才是对你真的不负责,感情这件事从来不应儿戏来谈。”

  许昭昭动了动唇,想要解释自己并非儿戏。

  来势汹汹的情愫不一定轻佻,只是时间和人都恰好惊艳了。

  可那边陆眠却看了她一眼,下定总结陈词:“你也要对你男朋友负责。”

  “……”

  “啊,”看着她的脸色由白变青,他恍然,“是已经分手了吗?”

所以都说了!

她没有男朋友!

前男友也没有!

  许昭昭觉得,澄清误会这件事情,必须要尽快提上日程了。

  

  心中赌气,许昭昭以为自己会气得睡不着。

  可当天晚上,她却睡得比谁都快,几乎刚沾枕头,就睡了过去。

  第二天上午,她是被卫婧歌的电话给吵醒的。

  “昨晚战况如何?”

  许昭昭闭着眼睛,手机干脆直接搭在耳朵上:“什么战况?”

  “……你和陆眠之间的战况啊,孤男寡女共处一室,你不要告诉我,你们什么都没有发生。”

  “倒也不是什么都没发生。”

  她昏昏欲睡,说话声音越来越小,就在快要再次入眠时,耳边突然传来一声大吼,将她吓得打了一个激灵,架在耳朵上的手机也被掀翻,落在地面上委屈地滚了一圈。

  现在许昭昭算是彻底精神了。

  她抽了抽嘴角,等她重新将手机放回耳边时,那边卫婧歌已经恢复了正常:“清醒了没?”

  “你猜?”

  “听这个语气就是清醒了。”她满意道,“所以昨天你们一点进展都没有?”

  “也不算没有进展,”许昭昭揉了揉眼睛,发现身旁的位置已经空了,连余温都没有残留,她还以为凭对方那副睡神的架势,可以一觉睡到日上三竿都不会醒,“至少我弄清楚了一个事情。”

  “什么?”

  “陆眠以为我和班长是前男女朋友,而我们初遇的那晚是分手环节。”

  电话那头顿了一瞬,而后一阵哈哈哈哈哈哈毫不留情地传来。

  “别气馁,姐姐我昨晚通宵给你写了一份攻略,等我们见面之后让我详细地给你解读一番。”将自己写的攻略狠狠吹嘘了一番,卫婧歌才意犹未尽地咂咂嘴,问道,“你今天怎么没有出门练嗓?”

  许昭昭从小便喜欢相声,小时候看见电视里在放相声便走不动道。

  她一贯活泼好动,做什么事情都是三分钟热度,原本父母以为她这次跟以往没什么区别,可当时年仅六岁的许昭昭却从迷上那以后每天自觉主动地清晨起来练嗓,不管刮风还是下雨,雷打不动。

  当其余同龄的孩子在院子里打闹玩乐的时候,她却将自己的全副精力都砸在快板、各式戏曲和段子之间。

  相声是一门很杂的曲艺,说弹逗唱四门,缺一不可。

  各种曲子说来就得能来,各种事情说侃就得能侃,很多考验的都是基本功。

  许家父母一直以为许昭昭不能吃苦,可每天练到嗓子都劈掉,许昭昭却没有掉一滴眼泪。

  后来许母给许昭昭找了个系统的老师,那位老师没有什么师承,也是全凭喜好,带领许昭昭入了门。

  而这一练,就是八年。

  听着卫婧歌的疑惑,她一边外放了音量,一边换衣服:“这周围都是人,练嗓不能憋着音,可若是不憋音的话,我怕把周围人吵醒了。”

  这一回许昭昭学聪明了,她先将房间内的保险栓给挂上之后,才开始了换衣服环节。

  “啧,你这么坚持,要是当初一直学下去,说不定现在就是相声界一颗冉冉升起的新星。”

  “我现在没有冉冉升起?”许昭昭冲着手机翻了个白眼,“我现在不仅冉冉升起,还是十八九岁的花季少女。”

  “再见。”

  被干脆利落地挂断了电话,许昭昭撅了撅嘴巴,扭着屁股去洗漱。

  镜子中的少女将额前刘海扎成一个小揪揪,对着镜子龇牙咧嘴半天,发现镜中的那个人即便做着鬼脸,眼中都没有笑意。

  八岁开始学相声,十六岁结束。

  高一那年,她的成绩一落千丈,外婆到她家来,泪流满面地劝说着她好好学习。

  外婆那天说的话到现在都还历历在目。

  她说:“你以前小,想学这些是陶冶情操;可你难道还想指望着说相声活一辈子吗?你以为靠讲相声能养得活自己吗?!”

  那一年,外公刚刚去世,外婆精神状态非常不好。

  父母虽然大部分时间都很支持她的决定,可许昭昭心里也清楚,他们背后没少担心。

  无奈之下,许昭昭只能选择了妥协。

  她没有办法考艺术学校,便在卫婧歌的帮助下查了所有大学的艺术社团,其中就有A大曲艺社。

  传闻A大的曲艺社是校内金牌社团,每年都会创新出很多有意思的作品,甚至会被邀请参加商演。

  将自己所想要表达的想法与相声结合在一起,表演给大家看,这是许昭昭做梦都想要干的事。

  所以同样是那一年,她不再去学相声,而是与父母和外婆之间做了个协定——她若考上A大,便不再限制她学相声。

  她正陷入往事之中,门外却传来了敲门声。

  每一声之间都停顿两秒,而后再次响起下一声,不疾不徐,懒懒散散。

  是陆眠没错了。

  原本还对着镜子搔首弄姿的许昭昭突然想起她刚刚插了防盗栓,所以陆眠被她关在了门外。

  不好意思地快速蹦出去给他开门,她满嘴泡沫,含糊不清地开口:“抱歉抱歉。”

  陆眠不着痕迹地避开她喷出来的牙膏沫子,奈何他动作再敏捷都没能全部避开,一滴白色沫渍喷在他的脖子上。

  许昭昭舔着脸,伸手帮他擦掉。

  任由她动作,他低下头:“……刷完牙再说话。”

  她点头如捣蒜,再次蹦跶回洗漱台,快速地将牙膏沫冲掉:“你去哪了?”

  看着许昭昭满眼好奇,陆眠将刚刚买回来的早点塞到她手里:“早饭。”

  脑海里的记忆重新浮现,许昭昭想起昨晚,两人就是差不多同样的位置,她让陆眠负责。

  那时他是怎么回答的?

  他说:“不行,当你男朋友不行。”

  所以潜台词是后面那冗长又无理取闹的诸多要求,他都一一应允。

  

  靠。

  心里突然骂了一声脏话,许昭昭垂下头眨巴了两下眼睛,觉得眼眶莫名有些发胀。

  这个男人这么好,让给谁她都很吃亏。

  宝宝们,友情提醒:建议您点击右上角“用浏览器打开”,然后加入“我的书架”,不然下次找不到咯~
  也可以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号“迷鹿有书”,更多深夜读物等你戳O(∩_∩)O~
    宝宝们,友情提醒: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号“迷鹿有书”,不然下次找不到咯O(∩_∩)O~
为方便下次阅读,请务必收藏本站!
追书攻略,三选一:
1.百度搜索:迷鹿小说网,进入站内搜索数字“30767”
2.点击本页面右上角的“…”然后选择“用浏览器打开”,并加入书架
3.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号“粉瓣”,发送数字“30767”~还有每日红文辣你眼睛!
点击咨询QQ客服>>
2023/2/3 7:33: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