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背景设置

白天夜间浅粉护眼青春

第3章 我家猫好像病了

“十、九、八、七、六……”

阿澈全神贯注紧盯着墙上的挂钟,秒针每走一下,他都兢兢业业地在做着场外配音。

何凯文弹了他一个脑瓜崩,不解其意地问,“干嘛呢这是?”

而阿澈一边举起手示意何凯文不要打断,一边嘴不停地继续着数数,“二、一、零!”

“呼!我来了!”

一身湿哒哒的韩茉慈推门而入,随着六点四十五的报时如期而至。

阿澈近乎是弹起来拥住韩茉慈,“迟到了啊!那我就不客气了,晚饭我要吃螺蛳粉!”

雨水顺着韩茉慈的碎刘海滴入眼睛里,她眨了眨眼,使劲看着表,恨不得把指针给瞪回去,喘着粗气说,“唉……早知道就不跑了,才迟到三秒啊。”

自从那天在这里找到JOJO,韩茉慈已经风雨无阻来宠物医院自愿帮忙好几天了。每天下班准时上岗,在同行的衬托下,何凯文才勉强默许她来这里常驻。

他睨着眼睛从上到下打量了一遍韩茉慈,浑身上下湿漉漉的,以凉鞋为圆心,大约画出四厘米半径的小水潭。就算他再怎么周扒皮,也难免不起那么一丢丢恻隐之心。

“都淋成这样了,早点回家吧。”

面对突如其来的关心,韩茉慈笑眯眯地抖了抖T恤,“不碍事,夏天很快就干了,正好凉快。”

而另一边的阿澈已经选好晚餐,转发给韩茉慈,就等着金主愿赌服输。

就在韩茉慈准备付账的时候,从天而降一件白大褂,把她整个人罩住,然后就听见何凯文在她头顶说,“那就换上。”

接着他便拉走阿澈出去吃面,留下韩茉慈乖乖换上白大褂。然后便开始手掌不停地在JOJO身上游走,像是在盘核桃一般,珍惜着得来不易的撸猫时光,。

JOJO被她盘的有点不耐烦,有越狱的打算,岂料肉垫刚巧粘到了桌子上快递包裹撕下来的废透明胶带,瞬间它就东倒西歪,难以自持。

韩茉慈发现了其中的端倪,喜不自胜,任凭JOJO在地上风sāo走位,也没有出手相救的打算,还笑得前仰后合,直拍大腿。

JOJO与胶带大战三百回合终于摆脱了这个粘人的小妖精,就在纵身一跃逃回何凯文办公室时,门开了。

一个穿着oversize篮球衣,鸭舌帽里面还叠加了头巾的大男孩提猫入室。

韩茉慈还保持着蹲在地上的姿势没动,仰头看他,见这一身打扮,还不等来人自报家名,她就抢答道,“哇,你是Rapper吗?”

男孩尴尬的抹了把嘴,跳过问题,单刀直入,“医生,我家猫好像病了。”

这一声医生把韩茉慈叫的心花怒放,就好比群演得了新角色般的雀跃,恨不得马上入戏。

“哪里不舒服?”

男孩把猫放在地上,一边实物演绎,一边解说到,“走路不走直线,突然之间就跟小脑不发达似的,四肢、四肢不协调!”

这一系列症状,韩茉慈再看着远处正在咬充电线的JOJO若有所思,灵机一动,这不跟刚刚粘了胶带的JOJO一样吗。

简直是老天爷送分,假医生撞到假病症,手到擒来。

于是她信心满满地接过猫,眼明手快地从脑门到脚掌检查个遍。

男孩不解其意,紧张地问,“医生啊,不用拍个片子什么的吗?是不是骨头有毛病了?”

韩茉慈大手一挥,“不用!这病因肉眼可见!”

看她这样子,男孩心想,想不到这位医生年纪轻轻,却如此医术精湛,看来自己是找对人了。随口夸赞,“您这么摸,就能摸出骨头问题,真是厉害。”

“什么骨头,我在找透明胶带呢。”

“透明胶带?”

韩茉慈猫不离手,继续说,“你啊,别担心,准保是因为胶带,我刚跟自家猫玩完这个小游戏,跟它的表现别无二致。”

男孩难以置信地睁大了眼睛,疑惑地问,“好像不是吧……”

就在韩茉慈假装庸医险些酿成大祸之时,好在何凯文和阿澈吃面归来。

经验老道的何凯文,一搭眼就知道情况不妙,马上短平快地发问,“四肢不协调,精神差,有流口水的迹象,脸部有轻微水肿。是不是乱吃东西了?”

男孩支支吾吾地说,“没有啊,就是平时吃的猫粮,不过好像它也没怎么吃。”

“药呢?”

“哦对对,方才回家,见它流鼻涕,我寻思可能是感冒了,就给掰了半片感冒药。”

“快,阿澈,准备浓盐水催吐,采血样!”

何凯文披褂上马,动作行云流水,从诊断到救治没有半刻停歇。

一旁的韩茉慈咬着嘴唇,本想说自己的猜想,可她这个门外汉差点就耽误了小家伙,哪里敢出半点声响,只老老实实地不远不近地跟在后头。

男孩本来听韩茉慈说,还松了一口气,可一下子变成急救,小心脏哪里受得了,眉头马上拧成一团,穿得再怎么酷炫,此时也像个霜打的茄子。

里面,阿澈在紧锣密鼓地帮猫咪催吐,门紧闭,男孩一遍遍的想要开门进去看看情况,可手刚搭在把手上,就又不敢压下去,生怕打扰医生。

大约过去了有半小时,总算是手到病除。

何凯文重新坐回办公桌前,神情放松下来。

翻着血样化验单说,“小动物的解毒能力比人要弱很多,人吃的药是一定不可以私自给猫吃。你这次幸好送来得及时,赶上了抢救的黄金时间,再耽误一两个小时,猫就会出现呕吐、体温降低、呼吸窘迫,甚至还会有昏迷等症状,十八到三十六个小时内,就会因肝脏坏死而死亡。”

男孩的喉结咕噜噜地转了一下,腿有些瘫软地颓坐在椅子上,没想到自己一时的自作主张,差点要了它的性命,想来后怕,一头汗关切地问到,“现在没事了吧?会有什么后遗症吗?”

何凯文没抬头,继续做着进一步解释说明,“常用解热止痛类感冒药,一般含有乙酰氨基酚,而猫咪体内缺少和对乙酰氨基酚结合的酶,会使药物在体内蓄积,导致肝脏损伤和高铁血红蛋白症。幸好,现在药性还没被吸收,催吐之后,回去按医嘱给吃些药就无大碍了。”

“无大碍是吧?没事了对吧?”男孩听不懂什么乙酰氨基酚,什么高铁血红蛋白,他只是迫切地一遍遍确认,他的猫是不是安全了。

何凯文这才给了颗定心丸,斩钉截铁地说,“是的,没事了。放心吧。”

当男孩听到“放心吧”这三个字的时候,才终于如得大赦。

忙活了半天的阿澈,拿着病历单进来,说“来做个病历吧,三天后回来复查。名字?”

“武志。”

“不是你哈,是猫咪名字。”

“哦哦,淑芬。”

这一声“淑芬”叫的,让房间里的三个人都睁大了眼睛,忍着内心暴风雨般急促的爆笑,呈现出扭曲的面容。

何凯文一改方才的严肃,打趣道,“看你这行头,我以为怎么的它也得叫个AnniLee,KZcoco什么的。”

“那是什么名字?”

“不知道,街舞嘻哈的,不都是这么取名的吗?”

武志不好意思地摸摸头,笑着说,“其实是我奶奶叫淑芬,我打小儿是她带大的,自己来这边上学,想她,就把猫咪取她的名,就像她陪着我一样。是奇怪了点,但我也不能叫它奶奶啊。”

何凯文拍了拍他的肩膀,表示肯定地说,“淑芬好,淑芬好,跟你反差萌。是个好孩子,就是表达孝顺的方式另类了一点。不过没关系,这才搭配你的style。阿澈写上,淑芬下周一复诊。”

武志小心翼翼抱着淑芬准备离开时,猛然间看到一直在旁边当空气的韩茉慈,想到一进门时她荒谬的胶带诊断,又不免问一嘴,“这大姐是哪路来的?”

“她怎么了?”

“她说淑芬这样是因为粘上了胶带纸!”

噗,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何凯文和阿澈这回是真没憋住,关爱智障地看着不知所措一脸囧相的韩茉慈。明明该气她差点砸了宠物医院的招牌,可又偏就熄了火,只想爆笑。

关键时刻阿澈替大家排忧解难,解释道,“她是我们老大女朋友,在这情趣cosplay呢,没想到你赶上了,懂哈?”

“啊~”武志瞬间表示理解与同情,不再深究,抱猫离去。

剩下屋子里的韩茉慈涨红了脸,又羞又恼地噘嘴抗议,“谁是他女朋友了,谁情趣cosplay了!”

阿澈一副奸计得逞又欲盖弥彰地说,“你看你,那么当真干嘛,我这不是为了帮你开脱吗。不然怎么说?说你就是我们医院聘用的江湖郎中,靠胶带看病?哈哈哈哈哈。”

“这不赖我,刚才JOJO沾上了胶带真的和淑芬一模一样,不信我给你们看看。”说着她就要去把JOJO报过来场景重现。

阿澈还不肯放过她,“哦,原来你不是不满说你是女朋友,而是在计较自己庸医的人设啊。”

这边三人正在说笑间,电子门铃又响了起来。

未见其人,就先见一对毛茸茸的长耳朵钻进来。

  宝宝们,友情提醒:建议您点击右上角“用浏览器打开”,然后加入“我的书架”,不然下次找不到咯~
  也可以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号“迷鹿有书”,更多深夜读物等你戳O(∩_∩)O~
    宝宝们,友情提醒: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号“迷鹿有书”,不然下次找不到咯O(∩_∩)O~
为方便下次阅读,请务必收藏本站!
追书攻略,三选一:
1.百度搜索:迷鹿小说网,进入站内搜索数字“21667”
2.点击本页面右上角的“…”然后选择“用浏览器打开”,并加入书架
3.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号“粉瓣”,发送数字“21667”~还有每日红文辣你眼睛!
点击咨询QQ客服>>
2023/2/3 9:35: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