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背景设置

白天夜间浅粉护眼青春

第1章 每天一斤五花肉

  “秋风送爽,丹桂飘香,在这个丰收的金秋时节,我和我自己的一百零八位人格欢聚一堂,庄严地举行了年度沐浴仪式……”

  我满身泡沫站在浴室里,手握一个关了水的花洒喷头,两眼盯着半身镜,声情并茂地练习演讲:“光阴荏苒,岁月如梭,转眼间,本人患上精神分裂症已经二十周年了!二十年风雨兼程,我们在拼搏求索中茁壮成长;二十年不懈奋斗,我们在历经磨难中铸就辉煌!是什么,支撑我们一百多号人并肩携手、排除万难走到了今天?是信念!更是信任!我记得鲁迅先生曾经说过,即便你用心待人,他也可能用尿呲你——”

  “嗯,这一定是鲁迅小时候说的!”

  我补充了一句,然后愉快地抓起一块板砖大的海绵,抬起脚往墙上一架,像刨木头似的,开始卖力搓灰。

  接着打开花洒,冲掉身上那几个稀稀落落的灰卷儿。

  低下头,凝神检视一番,我颇为遗憾地咂了咂嘴——自从继承了家族企业,成为曜创力集团的最大股东,这有钱人的身上连灰都不沾,活得了无生趣啊!遥想过去我在尘土飞扬的西北线路上跑运输,每次洗澡,搓灰之前,都要做一个效仿济公把蒲扇插进后领子的起手势,口中念念有词“嘛哩嘛哩哄”,伴着咒语,两手往身上随便掏掏,就能搓出一颗颗乌漆麻黑包治百病的大力丸,倘若细心收集了,最后还可以揉一个沉甸甸的铅球出来滚着玩。

  ——古有鲛人泣泪成珠,今有我安瓦砾搓泥成丸,都是千古佳话。

  洗完澡,刚抹开的镜面,又被雾气蒸腾得一片朦胧。

  我裹好浴巾,重擦一遍镜子,拎出端木希鸣网购的吹发神器,细心地吹干头发。

  自从回到槐南,我就没有再剪头发,发梢已经掠到肩胛了,此刻正湿漉漉地粘在脊背上。头顶上,新长出的黑发来势汹汹,挤远了以前染的颜色。檀棕和姬胡桃粉最多能维持一个月,每次洗头都有惊喜,很快发梢成了白金色。

  上个月,我曾去找托尼老师染发,细心挑选了蜜糖金加深蓝色,发给于彦峰看,他劝我一定要慎重考虑:“从色彩学的角度分析,黄色和蓝色混在一起会形成绿色——怎么,我还没犯错误,你就决定要原谅我了?”

  我一脚踢翻托尼的染发膏,扯下围嘴就走:“染发之前,我先去魔都宰个人祭天!”

  回忆到这里,被一阵“嗵嗵嗵嗵”的敲门声打断了,孙大圣在外面一个劲儿地催我出去:“开门啊老妹儿!别鼓求你那破头了!我搁外边儿都听见你吹了十分钟了,你还想吹秃噜皮咋的?快出来,麻溜儿的,让我进去洗个香香!开门!给爸爸开门!”

  “乍呼啥?去二楼洗!”

  “我媳妇撅那儿吹头呢。”

  “啥意思?你媳妇吹得,包租婆吹不得?你这么嚣张,就不怕我涨房租吗?”

  “得罪您,要钱;得罪她,要命啊!”孙大圣答得理直气壮,随即恳求:“求您了,爸爸,快开门呐……”

  他这么坦率,我一时没了脾气,只得悻悻然关掉吹风机,穿衣开门。

  孙大圣浑身上下脱得就剩个三角裤,站在门外解着绑手带,两坨辣眼睛的胸肌怕是比我还大——幸好我黑眼圈比他的大,总算扳回一城。

  最近天气已经凉了,但他头顶依然袅袅冒着水蒸汽,仿佛脑花炖熟了,带着肉香的热气从毛孔中喷出来呲了我一脸,像个漏气的女朋友,显然刚在露台上撸过沙袋。

  ——前几天,端木向我抱怨,大圣半年打坏了四个沙袋。

  ——那时我才知道,每天早晨楼上传来的“啪啪啪”,并没有我想象中那么污。

  孙大圣从我旁边挤进浴室,没有立马关门,先对着镜子挤眉弄眼照了照,然后神秘兮兮地捂住半边脸,问我:“安老板,你看,我把右脸挡上,是不巨帅?忽然间发现我能配上我媳妇啦!”

  他一向单眼皮,今天左眼皮莫名其妙变双了,自己在那美得不行。

  “配配配,配一脸!你们这对CP就是我等颜狗的福利!”

  眼看这位壮汉要开始捋头发亮腋毛摆pose了,我赶紧奉承一下,迅速替他关上浴室门。接下来,我怀着激动的心情转过身,摆开曳步舞架势两个T-Step侧滑进入客厅,弧形助跑,一个背越式跳过了茶几,准确地倒进客厅沙发,然后拿起爽肤水拍满全脸,再撕开一张SK2前男友面膜,细心贴覆于脸上,为接见于彦峰做准备。

  一会儿,他要来接我,一起去海城的太平洋音乐节。

  今年的“东海?太平洋季风音乐节”定在11月中旬,刚好和“2017?纳莫山沙漠越野英雄会”撞了日子,使人唏嘘。海城是大陆东南端一个半岛,而纳莫山位于西北腹地,两座城市相隔两千多公里,兼顾不得,因此,音乐节和英雄会必须舍弃一个。我曾提议分头行动,但被于彦峰一票否决了——作为男朋友,对于我和谁一起出去浪这件事,他拥有第一优先权以及一票否决权。

  这个音乐节似乎对他意义重大,素来温柔的小峰突然变得有点拔犟眼子,坚持要我放弃英雄会,陪他去海城。我口才不如他,剪刀石头布也输了,只得同意。

  “嗟!来食!”

  刘曦蔓在餐桌旁冲我招手。

  我一把薅下面膜,冲上前去掠食。

  最近外婆出去旅游了,丢下一群巨婴在家嗷嗷待哺。她的腰椎间盘突出是老病根,眼睛也不好,前段时间,她听老姐妹们说鄂西某市有个疗养山庄,讲究中医养生,专治疑难杂症和老年病,于是我把几个老太太打包全部送去了,一个月后再去接。

  幸好刘曦蔓每天晨跑三公里,顺路给我们带早饭回来,什么稀饭油条肉包子、豆浆煎饼胡辣汤、巧克力松饼淋枫糖、鸡蛋芝士培根卷夹吐司、甜甜圈配咖啡……当然,这些都是给我们凡夫俗子吃的,作为健身狂魔,刘曦蔓很瞧不上传统的早餐,嫌油大,不健康。她一直对我谆谆教诲:“今天少吃一滴油,明年维密你走秀!”

  据我潜心观察,她每餐的健康食谱大致是以下这样:

  两把药丸,一大碗补剂;

  越南红葱头配三文鱼排;

  牛油果黑豆糙米拌饭配无油煎牛舌,加萌萌的玉米笋;

  水烹的牛肉拌蔬菜颗粒;

  香菇青菜鸡胸肉;

  燕窝金耳桃胶皂角米;

  豪华版的三文鱼无油炒饭,用生蚝肉替代虾仁,燕麦、藜麦和红糙米混合蒸饭;

  乳牛排做的黑椒牛肉粒,牛油果香蕉奶昔撒上杏仁碎;

  ……

  偶尔听她说“今天吃简单点吧”,然后做了一份牛舌金枪鱼无油炒饭,又榨了一杯奇亚籽果饮。

  而我一般说“吃简单点”,就是泡个面。

  此刻,小曦满脸痛苦地嚼着无油鸡胸肉,碗边还有个白煮蛋、两朵西兰花,又妄图谆谆教诲我:“今天少吃一滴油,明年维密你走秀!”

  “每天一斤五花肉,谁爱走秀谁走秀!”

  我大口嚼着腊汁肉夹馍,皮酥馅肥,啃得满嘴流油,“我对你那碗水煮锯末没兴趣。”

  刘曦蔓精神崩溃了,一把抡起水煮鸡肉的大碗,倒扣在桌上,忿然咆哮:“放屁!锯末有它塞牙吗?说它像木柴都是夸它的!我也要吃五花肉!我要吃烤全羊!溜肥肠!牛杂火锅!红糖糍粑!剁椒鱼头加宽面!甘蔗头炖排骨墨鱼鸡爪汤!薯片!腰果!冰可乐!火鸡面double辣!蛋糕!重奶油的!”

  吼了一阵,发泄完情绪,她悻悻地掀开碗,捏起一块鸡胸肉杵进嘴里,眼中噙着泪咀嚼:“快闭嘴吧bitch!老娘订的计划,连自己都改变不了!这个月跟鸡胸死磕!”

  老实说,我特别敬佩她这种女人,坚韧不拔又心狠手辣,为了保持马甲线,别说鸡胸了,鸡屎她也咽得下去——连体脂都能控制,还有什么事她干不出来?

  她的怒吼声惊动了我师父,杨大烟枪嚼着一根江米条踱过来,伸头问:“今天又吃什么洋馒头?”

  这位40岁的乡下老汉,将所有不认识的西饼一概称为“洋馒头”。

  老杨慢条斯理地坐在小曦身边,耐着性子,将滚落桌面的鸡肉一块一块夹回碗里,同时叹了口气:“唉,你说你健身有什么用?别看练了一身肌肉,在我面前照样拧不开瓶盖儿。”

  刘曦蔓老脸一红:“健身怎么没用?你不乖乖帮我开瓶盖,就会被一拳轰到十米开外!”

  我正捶着桌子闷头狂笑,于彦峰发来段语音,点开一听:“我到楼下了,要上去吗?”

  “不用了,我这就下来。”

  我抽出纸巾擦嘴。

  小曦懒洋洋地站起身,这姑娘健身跑步无所不能,却总有种慵懒的气质。她拍了拍老杨的肩膀,丢给我一个隐晦的眼神:“我们也该出发了,银川见!”

  “银川见!”

  宝宝们,友情提醒:建议您点击右上角“用浏览器打开”,然后加入“我的书架”,不然下次找不到咯~
  也可以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号“迷鹿有书”,更多深夜读物等你戳O(∩_∩)O~
    宝宝们,友情提醒: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号“迷鹿有书”,不然下次找不到咯O(∩_∩)O~
为方便下次阅读,请务必收藏本站!
追书攻略,三选一:
1.百度搜索:迷鹿小说网,进入站内搜索数字“21653”
2.点击本页面右上角的“…”然后选择“用浏览器打开”,并加入书架
3.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号“粉瓣”,发送数字“21653”~还有每日红文辣你眼睛!
点击咨询QQ客服>>
2024/6/20 14:49: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