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背景设置

白天夜间浅粉护眼青春

第1章 茼蒿粥和杂菜酥饼

“布袋扎紧,带上这些,见到他们,要面带微笑。毕竟伸手不打笑脸人。那件事情,如果高阿姨忘了,你要厚着脸皮提醒她,知道吗?”

前天刚下了雨,空气依旧带着雨丝迷濛的气味。侗城的乡间土路上,泥地湿滑。尹朝想起妈妈嘱咐的那些话,深深的吸了口气,紧了紧手中的蓝花布袋,专注的瞧着脚下的路。

她自忖,她虽脸皮够厚。可对方是赫赫有名裕隆斋的小少爷,手里的食物,自然是看不上眼的。但这些,她想起妈妈那双期盼的眼,还是选择缄口不言。

对于水乡侗城来说,今年的5月,较往年要凉快些。可对于习惯早起忙活的尹朝来说,还是起了一身薄汗。

走着走着,原先的乡间小路,变得越来越宽阔。在一座充满民国气息的二层小洋楼时,尹朝深呼吸了好几次后,放下轻轻扣了扣院门的大铜锁。管家应门,见是她到访,忙又说了些千恩万谢的话。尹朝说明来意后,管家告知女主人会迟些来,便让她进了门。

院落空旷,彼时院内广玉兰和美人蕉开的正好,石榴也正是花红火红。她从来只在外面瞧见这栋整个镇最气派的屋子,今天第一次进来,忍不住四下环顾,心里惊叹一声,里面这么气派啊!

走向二楼主卧时,她紧张到鼻尖都沁出汗珠来。9点,正是上午阳光最好的时刻。晨光一一抚过屋内的点点滴滴,老式的实木地板和老式的落地挂钟无不彰显出其中的年代感。

室内安静,尹朝连忙将打量四周的视线移至床上,床上躺着一个人,侧身睡着,锦被盖身,她只瞧见薄被外,他洁白的脖颈和黑色绒软的发。

他在假寐,尹朝想。

刚刚管家明明说他在洗漱,对她的讨厌程度可见一斑。

尹朝瞧了眼和自己格格不入的四周,终究是有些不自在,于是她清清嗓子,开了口:“阿妈跟我说,你这几天也没吃什么东西。特意做了些清粥小菜,给你补补。”

像是报幕般说明来意后,她有些惶恐地解开了带来的蓝花布。拿出一个老式的蓝白色保温杯和一个大花海碗。大花海碗上有个小缺口,这难免让她有些局促,小心的将缺口往自己这侧挪挪,又小声道:“保温杯是茼蒿菜粥,碗里是杂菜酥饼。虽然比不上裕隆斋,不过又营养又清淡,可好吃了。”

见没反应,尹朝心下忐忑,又补充了一句:“我等你吃完,我收拾好碗筷再回去”。忽然间身后“哗”地一声,印花锦缎被子掀开,尹朝直吓得整个人都抖了抖。

白衫白裤的少年赤足走下床铺,看也不看她一眼。走向那两盘食物后,闲适的盘坐在地板上。虽然对方当她是空气,可尹朝却从他的脚趾到他的眉眼暗戳戳地瞧了好几眼。即使如今他的面色像白馒头一样,可尹朝还是得老实承认,男孩也太好看了。不仅好看,还神态矜贵。她慢慢瞧着,再瞧瞧自己那身粗糙的花布衬衣,便已自惭形秽。

男孩修长的指闲闲地动了动保温桶,随后只定定地瞧着,便不说话了。久到尹朝也仔细瞧着那保温桶周围,疑心是不是有什么污垢没有洗净。

终于,他抬眼看她,眸色里的水光渗寒:“这就是你用匮乏的辞藻来形容的粗陋的美食?”

“我…”

声线真是堪比播音员般的好听,可是问话却是十足的不客气。

从未想到是这样的反应,尹朝讷讷张口,因为担心自己说话都透着苞谷味,她一时间也没想好如何反驳。

见她不语,少年皱了皱眉,懒懒地拿勺子舀了舀米粥,墨色的眼直盯着这碗粥,声线低低道:“先说这碗粥,估计是用大灶来熬制的。工具没有问题,问题在于,蔬菜入锅太早,火太烈,烧柴太猛,锅底焦了。虽是滤了上层的给我。可糊味太重了。”

这番话说完后,他好看的墨色的双眼似乎变得像图钉一样锐利扎人了。尹朝内心颤了颤,早上她起床迟了,妈妈去田里摘番茄。恰等她喂完猪想到灶上食物时,确实有一点点糊味。不过这些他是怎么知道的?明明她入口时,口感一级棒。

正这么分神想着,少年终于皱了皱眉头,撩眼看她,声线低沉:“还有,杂菜酥饼。为了提鲜增味,特意在里面掺和了大量猪油渣。就这样的早点,你说营养清淡,嗯?”

说完这句后,他重又站起,闲庭信步的走到她面前,上上下下将尹朝打量个遍。见她不安垂头后,又隐隐不屑地嗤笑声:“另外,复合调味料太多,我隔着三里都能闻到呛人的味精味。”

“现在觉得抬不起头来?”他淡淡的瞧着她,重要坐在床上,一阵一阵难堪的寂静后,他淡淡地瞧着她愈发无地自容地脸,停顿了一秒,只冷冷补充句:“菜做成这样,还好意思自夸,你的亲情滤镜简直厚出银河系。”

这番嘲讽,尹朝是听出来了,本想说句,“你可闭嘴吧。”可抬头,却一眼撞见他白衣第一粒纽扣敞着,只露出他伶仃的锁骨。好像比那天下午她看到的湿淋淋的他又瘦了几分,除了心里叹着,大城市的孩子就是骄矜外。忆起那天,内心倒涌出更深一层的愧疚。

少年见她抿唇不言,重又盖好薄被,眼观鼻鼻观心坐好。见他如此,饶是尹朝脸皮再厚,却也知是赶客了。悉悉索索地一阵收拾后,尹朝拎好布袋,正欲出门时,还是站立了,只眉心拧起问他:“这两样,明明除了香味就没有其它味道了,你是怎么知道粥糊了,还有酥饼里掺猪油了?”

闻言,少年收回去的目光,重新又落在她身上,看了过来,阳光下他乌黑的发色却近似亚麻,愈发衬的唇红齿白,明明这么好看,说出来的话语却是疏离冷淡:“我的嗅觉一向比别人灵敏些。”

顿了顿,他又不耐地补充道:“其实你身上的味道更可怕。想必你上午经过了猪肉铺子,还有,几天前肯定还经过了海鲜摊子。”

尹朝目瞪口呆后,鼻子一酸,真是要哭了。偏偏他说的分毫不差。自小家贫,什么样的冷眼都见过。即使在学校,也因为这被欺负过。若说她身上真有什么气味,也无非说穷酸二字。

可妈妈为了讨好他们,还特意嘱咐她换了平时舍不得穿的最新的衣裳。她暗暗攥紧了拳头,如果这位公子哥再多话一句,就让他见识见识自己的拳头。她用眼角的余光瞧了眼他的身板,虽然个头不到他的下巴,可她自觉有八成把握可以将他撂倒。

这当儿,楼梯口突然传来脚步声。尹朝慢慢松开了拳头,心里不住可惜,看来她这次说无法将他胖揍一顿了。而同时,除了可惜外,内心涌起的还有几分激动。虽然这位小少爷难以讨好,是个讨厌鬼。可百年老字号裕隆斋的当家,说出的话,应该会算数吧?

  宝宝们,友情提醒:建议您点击右上角“用浏览器打开”,然后加入“我的书架”,不然下次找不到咯~
  也可以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号“迷鹿有书”,更多深夜读物等你戳O(∩_∩)O~
    宝宝们,友情提醒: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号“迷鹿有书”,不然下次找不到咯O(∩_∩)O~
为方便下次阅读,请务必收藏本站!
追书攻略,三选一:
1.百度搜索:迷鹿小说网,进入站内搜索数字“21020”
2.点击本页面右上角的“…”然后选择“用浏览器打开”,并加入书架
3.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号“粉瓣”,发送数字“21020”~还有每日红文辣你眼睛!
点击咨询QQ客服>>
2021/5/12 13:22: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