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背景设置

白天夜间浅粉护眼青春

第5章 唱首情歌给你听

  很快地,大秦凭记忆找到了昨天挨揍的地方,今天他并不担心,毕竟冯启明那样的公子哥儿可不喜欢被女孩子当猴耍。

  他甚至有点儿兴奋,毕竟这是他三天以来第一次完全脱离原剧情,心里还真有点小期待呢!可是一会儿真见着了温澜,又该怎么说呢?

  “HI,温小姐你好,我叫大秦,你是为什么想不开啊?千万别自杀!”

  滚。

  “HI,温小姐你好,你听我说,你千万别跳楼,你跳楼以后的死状可恐怖了!”

  滚。

  “HI,温小姐你好……”

  滚。

  滚!滚!滚——

  无论大秦怎么打腹稿,昨天温澜端庄大方地对小个子流氓吐出的那个“滚”字总在他脑子里欢喜跳跃,挥之不去。

  想到这个,他下意识地缩了缩脖子,摸了摸鼻子上并不存在的灰。

  踢踏踢踏的脚步声由远及近,啊!她来了!

  大秦脑门一热,两眼一闭,冲出去就把来人给拦下来,“温小姐你听我说生活多么美好空气多么清新你长得多么好看千万别想不开啊!”

  啊!啊啊!

  一鼓作气把话说完,大秦感到特轻松,毕竟没有听到那个黄钟大吕般的“滚”字。莫非女神把他的话听进去啦?

  他兴高采烈地睁开眼,妇女之友式的笑容凝固在了脸上。

  被他紧紧捉住手腕的,是一位五十多岁、比他还高的大妈。

  大妈的眉头拧巴着,嘴角一抽一抽的,头顶的怒气值显而易见已经远远超过了100。

  “臭小子你干吗?大白天的耍什么流氓?看我不打死你!臭小子!臭流氓!”

  “啊!啊呀,别打别打!大,大妈,这是个误会啊!我认错人了,对不起对不起啊!啊呀——别打了啊您!”

  呜——

  依然没逃掉一顿胖揍并以同一个姿势被踩趴在地上的大秦满心悲怆,他甚至不知道大妈是什么时候走的,他一点儿也不想知道!

  直到有似曾相识的声音从头顶传来,“喂,你干吗呢?”

  他傻傻地抬起头,觉得女神强忍爆笑的表情都比普通人好看。

  “呃,温……温小姐!”——大秦一个激灵爬了起来,好在他还没有忘记初衷,“温小姐,你听我说啊,我知道这挺难让人相信的,但请你一定要相信我,那个我……那个你……我……你……”

  这特么信息量太大,我一下子说不完啊!

  大秦杯具地发现自己结巴了,心里急得要命,脸憋得通红,而女神则始终面无表情地看着他,脸上的笑容在一点点地消失。

  接着,她张了张嘴,“!@¥¥ %#@@。”

  恩?女神说了什么?居然不是他想象中的“臭流氓放开我”?

  不可能吧……我是不是聋了?——大秦毫不留情地狠狠掏了掏耳朵,掏完左边掏右边。

  温澜抿了抿嘴,“我说,把你的衣服给我。”

  你冷?早说嘛!你昨天帮了我,这么点儿小忙我是不可能不帮你的,但你要说啊,你不说我怎么知道你想要呢?不可能你想要我不给你,你不想要我又偏要给你,你说是吧?巴拉巴拉……

  大秦的脑子里满满的弹幕,但行动上他还是很干脆很靠谱地脱下外套披在温澜的肩头,并非常注意不去触碰女神的身体。

  但女神之所以被称为女神,当然是不走寻常路的。

  比如说在这个忽然有凌乱的脚步声和嘈杂的说话声传来的时候,大秦这种普通人只想到回头去看热闹,而女神则霸气地一把拉低他的领口,踮起脚尖专心致志地跟他热吻起来。

  是的,就是字面意思:热!吻!

  从大秦背后往他们这边越走越近的两个西装大汉拿着对讲机嘀咕,“没有,这边没有。”

  “对,大小姐不在我们这边儿,你们再找找。”

  其中有一个一边说一边打量这对啃得“难舍难分”的小鸳鸯,被另一个一巴掌拍在后脑勺上,“管什么闲事儿啊!快找大小姐去!”

  两个人一阵风似的跑了,大秦嘴唇上的热度也立刻凉了,他睁开眼,温大小姐已经后退了好几步,正抱着胳膊、用一种审视的目光看着他。

  大秦看不出她在想什么,一时也想不起来自己想干什么了。他的脑子完全进入了一种放空的状态,俗称——懵逼。

  还是温澜先开了口,“我没地方去,不想跟他们回家。”

  “哦,要不,你先跟我走?”——在大秦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的时候,这句话已经被说了出去。

  而让他意外的是温澜并没有拒绝他,反而乖乖跟在他的身后,上了他那台超高龄的老爷车。

  要命,他怎么就忘了他的老爷车呢!

  于是就在他披荆斩棘、在杀死恶龙拯救公主的康庄大道上狂奔的时候,他的坐骑,他的“白马”,掉链子了……

  不得已停在路边,双手握紧方向盘、看着从引擎盖儿里冒出来的白烟,大秦真心希望自己也这么随烟而去算了,他憋了一脑门的汗,就是不敢别过脸去看副驾驶座上的女神。

  但温澜的心情似乎不错,她非常有耐心地趴在车窗上看着外面的风景,过了半天才意识到车坏了,非但没有不高兴,反而提出了一个非常有建设性的意见,“要不,咱们弃车而逃吧?”

  说这句的时候,阳光从她侧后方不紧不慢地撒过来,一些倔强地穿过她柔软的发丝,一些温柔地依偎在她微弯的唇边。她的眼睛亮极了,充满了热情和希望,语调也不自觉地上扬,大秦想破脑袋也想不出来为什么这样的她要自杀。

  而等他回过神来的时候,他已经跟温澜肩并肩地,走在不算热闹也不算冷清的大街上。

  “刚那几个,是你家里的保镖?你为什么躲着他们?”——大秦没话找话。

  温澜的睫毛抖了两下,继续专心地踢着路上的小石子,“家里没人,没意思。”

  哦……

  显然是不愿意聊这个话题了,那咱说点儿什么好呢?怎么才能聊到你到底有什么心结解不开,而我怎么才能帮你解开呢?

  大秦对知心大姐姐这一行当实在不怎么了解,就这么跟着温澜漫无目的地走了好几条街,忽然脑子里灵光一闪:她不是不开心吗?那你哄她开心不就完啦!

  “你,想去哪儿玩儿吗?”——作为一个撩妹技能为0的直男,大秦问起问题来直截了当。

  温澜回答得也很有水平,“没有。”

  这不就是生无可恋了?那不行啊!——大秦急了,冷不丁地看到马路对面的公园门口张灯结彩,仔细一瞧,原来正在举行一场游艺嘉年华。

  温澜不带温度的目光落在看到山坡上的旋转木马上时倏地亮了,像个孩子。

  大秦对售票员比个手势,“哥们儿,两张票。”

  掏口袋的时候却懵了:糟糕!刚刚急着跑出来连钱包都没拿!

  温澜看出了他的尴尬,忙打开小挎包,“我来买。”

  大秦瞪大眼,这怎么行!第一次约会怎么能让女孩子掏钱!(可是谁说是在跟你约会了,嗯?嗯嗯?)

  两个人相持不下,排在后面的人等得不耐烦了,“喂,买不买啊你们?不买就让开啊!”

  “带女朋友出来玩连门票钱都舍不得出啊,至于嘛!”

  “哥们儿,咱也不能这么抠门吧……”

  队伍里的冷嘲热讽越来越大声,大秦听见了,但他在娱乐圈的底层混了这么多年,早就没脾气了,哪儿会把这个放在心上。倒是售票员身边的一把吉他吸引了他的注意,“吉他借我用下行吗?不拿走,就在这儿用。”

  售票员不置可否地耸了耸肩膀。

  温澜不解地扯了扯大秦的袖子,大秦低声笑了,“我没钱,但我想让你玩得开心。”

  售票亭前面的空地上人越聚越多,而大部分人围在一起却并不是为了买票,他们自然而然地围成了一个圆圈,圆圈的中央有个年轻人靠着路灯、抱着吉他、唱着歌:

  【难以忘记初次见你,一双迷人的眼睛,在我脑海里,你的身影挥散不去……】

  宝宝们,友情提醒:建议您点击右上角“用浏览器打开”,然后加入“我的书架”,不然下次找不到咯~
  也可以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号“迷鹿有书”,更多深夜读物等你戳O(∩_∩)O~
    宝宝们,友情提醒: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号“迷鹿有书”,不然下次找不到咯O(∩_∩)O~
为方便下次阅读,请务必收藏本站!
追书攻略,三选一:
1.百度搜索:迷鹿小说网,进入站内搜索数字“20923”
2.点击本页面右上角的“…”然后选择“用浏览器打开”,并加入书架
3.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号“粉瓣”,发送数字“20923”~还有每日红文辣你眼睛!
点击咨询QQ客服>>
2021/5/12 12:20:43